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一腔诗意喂了狗

章节目录 一腔诗意喂了狗_第3章

    赴谁的约吗?”

    “……谁的?”

    “无可奉告!”

    “那就不行。”

    ……

    书生已经绝望了,不是他不想离开,而是只要他离开就会被抓回来。

    大侠看着书生一脸哀叹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待解决了这件事,你想去哪儿都行。”

    书生又叹了一口气。

    事情总是发生的猝不及防。

    半夜,书生被热醒了,他挣扎着睁开双眼。

    屋子里黑漆漆,连半点月光都没有。

    书生本想喊一下大侠,奈何出口的却是一声轻嘤。

    这酥酥麻麻又痒的感觉,他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

    这时,头顶传来声音。

    “小美人,你可是醒了?”

    书生:???

    这不是大侠,这是谁?

    “你是不是想问我是谁?”那声音故意压低了说话,语气里有些小得意。“我可是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把姓莫的给引走。”

    哦豁?又跟大侠有关。

    书生努力调节了一下自己的呼吸。开口道“你...你想做什么?”

    “嘿嘿。”那声音猥琐一笑,“要怪只能怪你跟那姓莫的关系太好了。”说完声音也带了些狠意。

    书生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意识想道,这大概就是那个恶徒了。

    接着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凌空了,胃部被顶上肩膀一阵难受。

    恶徒带着他从窗户里翻出去,连跳了几个屋檐,就在他得意的沉浸在,在我的轻功里,没人可以胜过我的想法中时,大侠突然出现,挡住了他的去路。

    还不待恶徒又反应,大侠几个回合就把他制服趴下了。

    恶徒:这怎么不按套路来?!

    书生被大侠抱下了屋顶,转头就摊在大侠怀里吐了起来。

    恶徒被击下屋顶,落在他们面前。

    “呕!”恶徒突出一口血。

    “呕...”书生吐出了惨不忍睹的夜宵。

    “你...”恶徒气狠狠的说道。“你不是...”

    “呕...”书生继续吐。

    “被我...’

    “呕...”

    “引开...”

    “呕....”

    “了么?”

    恶徒被书生气的说不出话来,这是看不起我面李红么?!

    大侠在书生的后背轻轻的拍着。书生终于吐舒服了,眼里含泪,委屈巴巴的看向地上的恶徒。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恶徒终于能说一句完整的话了。

    书生:...委屈的不应该是他么?

    “雕虫小技。”大侠冷冷道。

    “呕...”这回吐的是恶徒,急火攻心。“是我技艺不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犯下的罪恶,自由官府定夺。”大侠说道。

    说完把书生抱起来,几个起落之间,已回到客栈里面。

    书生颤巍巍的问道“把他留在那里没问题吗?”不会逃跑之类的吗?

    “莫急,我点了他的x_u_e道,一时半会是解不开的,你先睡下吧。”大侠边说边把书生放到床上,还给他盖好了被子。

    “我...我身上...没力气...”书生脸皮已经红了,只是在黑夜里看不出来。

    “你中了他特质的迷药,睡一觉就好了。”大侠拍拍书生,示意他可以放开他挂在脖子上的手了。

    书生还是抱着大侠不放,“好像不止啊...那我怎么还...痒痒的...”

    大侠都快被书蹭出火气了。

    “哪里痒?”

    “后背...不是...肚子...不是...哪哪都痒...”书生委屈。

    大侠只好伸出手在书生说的地方挠了几下,

    书生最后说完才后知后觉,他好像又被非礼了。

    可是他现在没有思考的时间了,因为大侠挠过之后反而更痒,不仅痒,还热。

    这下大侠可算是知道书生这是怎么了。

    这一夜在书生的哭声和求饶声度过了。

    开荤的大侠猛如虎,更何况其中还有书生的主动在里面。

    第二日书生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大侠正穿着他那一身标志x_ing的白衣坐在床边。

    底下枕着的被襟已经打s-hi。

    书生早就醒过来了,这是不知道是碍于脸面还是身体,硬是装睡。

    要不是肚子的叫声出卖了他,估计他还能再继续睡到日下三竿。

    大侠也知道书生醒了,但是看到书生在努力创造出一副我还没醒我还在睡的样子,只好微微的叹了口气。

    直到听到书生的咕咕声。

    书生发誓他不是故意的,可是他已经饿了一上午了。

    面皮再怎么薄能抵得过酒r_ou_么?

    书生想了想,不能。、于是从床上爬起来。

    大侠把已经叫店小二热了几次的饭菜给端了过来。

    “饿了把,先吃。”

    “我先洗漱一下。”我是个爱干净的书生。

    大侠只好放下了碗筷,去旁边端起水盆,把毛巾s-hi润,递给书生。

    书生洗漱完之后,穿好衣裳,才坐下来吃饭。

    期间两人对昨夜之事,闭口不提。

    书生边吃边和大侠闲聊“昨夜那恶徒呢?”

    “已经送去官府了,你不必担心。”

    送去官府?啥时候送去的?

    书生疑惑道,忽而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耳朵染上了红晕。

    大侠咳了一声,面上也出现了可疑的神情,解释道。“我昨夜联系了严兄。叫他去的。”

    书生喝完了粥,吃了点热食,肚子舒服多了,可是身上还是酸痛的,特别是身后的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

    想伸个懒腰。结果又害怕拉扯到后面。

    “我会对你负责的。”

    书生:???

    “我会负责。”大侠再次强调。他握住了书生的手“我名下有几处房产和店铺,虽不多,但自给足以,我从小就立志要做一个大侠,替天行道,所以你可愿随我一起去闯荡?到了我们不想走的时候,我们可以寻一处地方安居,然后度过余生。你...可愿意?”

    书生第一次听到大侠说这么多的话,他下意识想走,但是被大侠又给按住在椅子上,椅子还贴心的放了一个棉团。

    书生想开口拒绝,可是面对大侠深情的眼睛,他沉默了很久才开口。“两人在一起,是要两情相悦的...”

    “我心悦你。”大侠道。

    情话来的如此猝不及防。

    今天的书生要被温柔的大侠给溺死了。

    那...那好吧。

    书生想道。“我过几日想去一趟蜀中,听闻那里有一闻名的竹青酒,我想尝很久了。刚好路上缺个伴。”

    “愿舍命陪君。”

    -----end-------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