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宣传部长的头号粉丝

章节目录 宣传部长的头号粉丝_第36章

    :“你的邀请函是独一份儿,你的看展时间也是独一份儿,其他人都是下午两点到四点,只有你是晚上四点到六点。”

    苏远觉得这其中必有诡计,实在是不应该自投罗网,但……来都来了,就看看吧?

    展厅正中间是一面标题墙,上面写着本次画展的主题:远近。

    这标题似乎是与那幅油画《远远》有所呼应。

    绕过标题墙,一幅幅油画映入苏远的眼帘。

    一眼望去几十幅画,全是同一个人:苏远。

    有头像特写,有全身剪影,有动态,有静态,有哭,有笑。

    一幅幅看过去,绘制的年份,竟也是逐年增长。绘制的手法也是一点点逐渐成熟老练。

    段章缓缓走到苏远身旁,沉声道:“这么多年来,想你的时候,除了做你做过的菜,就是拿起画笔,画你。我有那么多y-in暗晦涩的画,唯独画你的时候,我会感到心里是暖的。”

    苏远没有回头看段章,他不敢看。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眼眶却烧的厉害。

    一步一步往主展厅走去,发现在主展厅的最中央,展示着一幅与本次画展同名的油画《远近》。

    那是在一个老旧的天台上,一片繁星闪烁的星空下,在杂乱的花棚前,两个人男孩坐在一条长椅上。

    一个男孩手里拿着随身听,把一只耳机塞进另一个男孩的耳朵里。

    这个时候,展厅的音响里悠扬的响起了那首老歌:“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段章走到苏远的面前,拉起了苏远有些颤抖的手:“小远,第一次跟你表白的时候,是在你十六岁生日的时候,今天是你四十一岁生日,我想昨日重现……”

    苏远一把甩开段章的手:“你胡说!老子永远十八岁!”

    段章:“.…..”

    论一秒钟毁掉表白气氛。

    段章再次拉起苏远的手:“好好好,今天是你十八岁生日,祝你生日快乐。”

    苏远别过头,一脸不开心。

    段章又走到苏远望着的方向:“小远,我想跟你在一起,你愿意吗?”

    苏远瘪瘪嘴:“我们十八岁的小孩子才不跟你中年大叔一起玩儿呢!”

    段章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知道苏远虽然嘴上还没答应,但心里已经不再那么抗拒,于是一把搂住苏远:“小远,你就答应我吧。你就答应我吧。求求你了。”

    一个留着胡子,头发梳的规矩油亮,西装笔挺的大叔突然撒起娇来,杀伤力也是惊人。

    苏远抬眼看着那幅画,好像最初的那份悸动也终于被全部唤醒。

    这些年的形单影只,说到底,其实还是对这个人的牵挂。

    虽然这些年,他恨透了段章做的这些糟心事,但至少段章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人生太短了。

    如果因为要惩罚眼前的人,而荒废自己短暂的人生,实在有些不划算。

    苏远总算还是笑了:“既然你这么诚心诚意的求我了,我就大发慈悲的跟你在一起吧。”

    段章听到后喜不自胜:“真的吗!哈哈哈哈!小远!我的小远!”

    苏远看着段章笑的开心,自己也跟着笑了,然后他故作严肃:“别高兴的太早,我今天生日,你也没说给我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段章眉毛一抬,拉着他走进了画廊的小办公室,办公室的沙发上斜躺着一个包装精致的扁形盒子,看着是画框。

    段章摇了摇苏远的手:“拆开看看。”

    苏远上前,麻利的拆掉包装纸,就看到了那幅他无数次幻想的油画。

    还是那一片灿烂的油菜花田,只是站在花田里的不再是长发飘飞的女人。

    那是一个笑容灿烂的短发少年,他轻薄的白色衬衫随风表扬。

    这才是《远远》在苏远心中的样子。

    而在这幅画里,还有一个背对着镜头的男孩,他拿着笔和速写本,正认真的画着阳光下的男孩。

    这就是他们最初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倒计时~二~

    第53章 完结篇

    大一结束的那年暑假,佳时和段亦远都没有直接回乌玉市。

    佳时报了一个学漫画的暑假课程,想好好学习一下。

    段亦远则跟着孙老师的课题组打下手,慢慢融入项目研究。

    两人虽是放暑假,却累的够呛。白天佳时上课,学习手绘板的使用和绘画各种技巧,段亦远在实验室熟练各种仪器cao作和研究方法;晚上两人一起跑完步了,佳时还得回寝室熬夜完成白天课程留下的练习,而段亦远则要阅读大量课题相关的外文文献。

    “要不咱们租一个小房子吧,在学校周围。”段亦远提议。

    佳时想了想,寝室有熄灯断电的限制,严重减少了他爆肝的时间,让他很是郁闷,而且两人因此没办法腻歪在一起,的确有些心痒。于是点点头爽快的答应了。

    暑假留校的学生不少,学校周围短租出去的民宿供不应求,两人找了很久才找到还没租出去的房子。

    是个三室一厅的套间,两间卧室已经租出去了,还剩一间次卧,老板本来不太想租给男生,觉得男生邋里邋遢、不懂收拾,但看着眼前这俩男孩儿一个沉稳英俊,一个清爽帅气,忍不住向颜值势力低了头。

    虽然是次卧,但空调衣柜书桌都很齐全,还有个不大的小阳台,最重要的是床很大。

    “这价格还是挺划算的。”段亦远推了推伪装用的眼镜,镜片下的眼神却变得邪恶起来。

    工作日的时候,两人该干嘛干嘛,白天上课做实验,晚上画画看文献,到了周末,就跟饿了一周的狼一样滚在一起,肆意的挥霍体内的燥热。天气凉快的几天,还会去逛逛街,去璧云市的一些景点看看,放松一下心情。

    这短暂的同居生活,让两人更加了解对方,也更亲密。

    也是在学习了一个多月的漫画后,佳时认认真真的给段亦远画了一幅漫版的肖像,这是当初他在图书馆给段亦远画q版肖像时答应过的。段亦远看了看,觉得十分传神,但还是瘪了瘪嘴:“旁边没有你,不开心。”

    于是佳时又哼哧哼哧的把自己加了上去。

    两人一人一半的把这图作为了自己的头像,佳时用的是段亦远的那一半,段亦远则用的是佳时的肖像。

    暑假快结束时,两人才终于空出一周回了乌玉市看爸爸们。

    然后发现这两人居然已经住在了一起。

    Emmmmm……

    佳时兴师问罪:“哇,你们都没正式跟我们出柜,而且也没告诉我们你们已经在一起了!”

    苏父没好气的一笑:“我们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们管了?做什么还得跟你报个备?而且我们互相喜欢的事,小远不是早就猜到了么?还需要正式公开?”

    佳时被老爸怼的一口血,还想反驳,被段亦远按住了,用眼神劝他:你就不怕你爸比再弄你?

    佳时想起老爸之前那一拨s_aocao作,直接偃旗息鼓了。

    段父笑着对佳时说:“本来是想住你们家的,但想到你俩回来了,房间不够用,就索x_ing把东西都搬到新家来了。”

    佳时心想着哪里不够用,两人一间,两间卧室不是正好?

    但看着这清新温暖的装修风格,与之前在梅久市的截然不同,再看看宽敞的客厅,忍不住毫无节cao的感慨:“哇塞,我们要住大房子了啊!”

    惹得段父一阵笑,苏父和段亦远则面面相觑,表示佳时这孩子的重点真的是……一言难尽。

    客厅里挂着那幅《远近》,佳时看着星空下的两个男孩,有些愣了愣,然后跟段亦远道:“这是段伯伯在跟我们公然秀恩爱?”

    段亦远点点头,他觉得有点头皮发麻。从小到大,他看到的父母都是疏离冷漠的,这突然面对这么一对恩爱的家长,真的有点承受不来。

    佳时不满的瘪瘪嘴:“哼!谁还不会秀个恩爱呢?!”

    于是那年九月,一部两个q弹软萌小男主日常撒糖的漫画在网上开载了。

    段亦远是第一次过这样的生活,早上起来,就有家人做早饭,或者出去买好早饭带回来。虽然小时候家里人都是请保姆,但多是来做中饭和晚饭,早上没人管,饿着也是常事。

    喝着白米粥,段亦远小声跟佳时感慨:“你爸真贤惠。”

    佳时戳破真相:“恋爱了才这样,以前早上从来不给我做早饭的,一觉睡到中午是常有的事,都是我自己出门买东西吃。”

    好吧,爱情这种东西,真是让人勤劳……

    同样勤劳起来的还有段父,之前来拜年的时候,段父都是在沙发上坐等开饭,如今一到做饭的时候,就跟苏父一起在厨房忙活。

    佳时和段亦远在房间玩电脑,就听到厨房传来段父自信满满的声音:“今天我要试试我自创的新菜!”

    苏父则像哄小孩一样,无奈道:“行行行,你开心就好。”

    “我怎么看你一脸不乐意?”

    “有吗?没有的,你看错了。”

    “一会儿要是好吃,你可别多吃。我做给俩儿子吃的。”

    “多吃?不存在,我一定会监督俩儿子把你的菜吃完,一点也不能剩下。”

    段亦远和佳时两人在房间里对视,突然觉得这顿饭怕是要命。

    段父虽然不是很懂漫画,但因为苏父的安利,后来也看了佳时的漫画。觉得很有趣。

    元旦三天假期,佳时两人回家的时候,段父主动跟他提议:“你如果想学画画,我可以亲自教你,或者给你介绍比较牛的老师,想进军漫画界,我也可以帮你推荐推荐,虽然跟我的行业差的有点远,但还是有几个熟人在漫画界混的。”

    佳时听到后开心的不行:“哇~画二代的感觉真是贼爽啊~~”

    段亦远和苏父又一次表情复杂。

    那年过年,几人在梅久市段家的前卫房子里过了除夕。

    段父没有出去打牌,苏父也推了家里的局,四个人整整齐齐的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全程各种花式吐槽,还一边在网上看其他人的吐槽,也是挺有趣。

    段父听着另外三人的吐槽,有些不解:“我觉得还是挺好看的啊。”

    苏父拍了拍段父的背:“恩,看的开心就好。”

    转钟的时候,天空中绽放了漫天的烟火,几人走到阳台上,看着烟雾缭绕里光芒璀璨,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段亦远搂住佳时,亲了亲他的额头。好像是自从遇到佳时开始,生活就变的越来越好。他第一次笃定的确信,以后还会更好。

    那一年段章的画展上,出现了一幅四人看烟花的油画,两个中年男人肩并肩,含蓄的传达着亲昵,两个少年则开心的搂着对方的肩膀,那个个头小一点的男孩则抬手指着天空,画面中没有天空,四人背后是黑暗里被天空中的光芒照亮的阳台和客厅,而四人脸上斑斓的色彩,和眼中倒影出的灿烂的烟火,却格外夺目。

    段查给这幅画取名叫《触手可及》。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哇,终于完成啦~虽然其实很短,但这两个月还是让二天纠结了不少。

    看的人虽然不多,但还是感谢每一个追到结尾的小可爱~么么哒~

    完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