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B L 同人 > (综漫同人)佐助君说系统毁人生

章节目录 (综漫同人)佐助君说系统毁人生_第231章

    互谅、互助……”

    “千手.宇智波.佐助,你愿意和千手扉间结为伴侣,无论贫富、疾病都对他忠贞不渝、”

    佐助看了扉间一眼,清晰而郑重的说道:“我愿意。”

    “千手扉间,你愿意和千手.宇智波.佐助结为伴侣,无论贫富、疾病都对他忠贞不渝、爱他、与他相守一生吗?”

    扉间认真而坚定的回道:“我愿意。”

    这正是他的毕生所愿。

    “那么,我在此宣布两位新人正式建立婚姻关系,并祝愿你们永结同心、幸福美满一生。”

    扎基将不知何时捏得皱巴巴的稿纸放下,打了个响指:“行了,交换戒指吧,换完戒指亲个嘴。”

    他这响指一打,原本还有点肃穆的气氛立刻破功,佐助捂嘴轻笑,摸出银色指环,扉间也笑着将指环摸出来,两人看着对方的笑脸交换了戒指。

    最后,佐助主动搂住扉间的脖颈,亲昵的吻住他的唇,周围是亲友们的鼓掌叫好声,佐助抬起右手比了个大拇指。

    之后他们一起扔了花束,飞鸟和良一人接了一束,互相看着对方,又羞红了脸别过头去,看得大家都乐呵呵的对他们吹口哨。

    那时的扉间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幸福,他看着被佐助套到无名指上的指环,心想这真是最大的惊喜了。

    他们居然结婚了。

    扎基也温和的看着他们,手摩挲着一枚碧玉扳指,感受着扳指曾经的主人留下的纹路。

    直到几个月后,佐助出手帮助戴拿奥特曼击败了七星级外星入侵者——古兰斯菲亚,自己却晕了过去,整整一个月,无论扉间怎样呼唤,佐助都没有醒来。

    金发蓝眼的战争之王破开虚空来到他们的身边,平静的说道:“这里的环境不适合作为他沉睡的环境,抱上他跟我来。”

    进入那个空间后,哪怕是已经晋入四星高阶的扉间也会举步维艰,过分敏锐的感知力让他在这里只能感到一片毛骨悚然,无尽的黑暗之力弥漫在周边,似乎随时都会吞噬他的生命。

    可是在来到这里后,佐助的睡颜却越发的宁静。

    A从扉间手中接过佐助,将他带到深潭边缘,血晶形成的巨树在感知到佐助的到来后,树身的颜色仿佛更艳了几分,本是如同死水的黑暗深潭在无风的环境下荡开涟漪。

    王者带着佐助跳跃到深潭中心,将佐助的身体放在水面上,然后深潭便开始以一种极为缓慢的速度将佐助吞噬了进去,直到佐助身体彻底没入水中,整个空间都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A看着那逐渐恢复平静的深潭,回身对扉间说道:“现在他才是真的回家了。”

    第236章 悠悠岁月 2

    扉间听A讲述了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

    许多年前, 1号文明的科学家, 在一次无意的探险中发现了光明深潭,并从中找到了布莱特的踪迹,而在经过大量的计算和探测后,他们确定那是泛位面的光之本源。

    而在无法计算的漫长岁月中, 科学家们终于找到了可以利用这份几乎可以说是无限的能量的方式, 那就是通过魔法侧的力量,进本源进行召唤并具现化成源兽。

    他们成功了,获得了大量能源的1号文明就此迈入了第一个辉煌年代。

    直到一个科学家提出,既然有光的本源,就一定也有暗的本源, 若是他们得到黑暗的本源, 是否能让文明更上一个台阶?

    他们这么想, 也这么做了,于是黑暗深潭被发现,塔沙特被具现。

    但那并不是一件好事, 塔沙特作为泛位面最危险的源兽、黑暗本源的化身,一出世便开始肆意吞噬周遭的一切, 1号文明不得不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才将塔沙特撕成碎片封入不同的封印中。

    1号文明就此进入了第一个衰落期, 人们开始将塔沙特视为魔神,并将布莱特称为光明之神, 他们以信仰之力供奉布莱特, 好借此压制塔沙特。

    直到许多年后, 光明神教的法皇耶利安以及1号文明的其他几位至高强者纷纷成为统治者,1号文明的第二个黄金时代便开启了。

    耶利安是一个富有野心的人,他通过对上古文明的探索,得知布莱特和塔沙特也不过是科学家们的疯狂产物。

    他的信仰破碎了,原来伟大的光明之神也不过是人造物,接着,耶利安认为这是一个契机,一个让他彻底压过其他统治者的机会。

    在他的算计下,本就封印不稳的塔沙特碎片破封而出,并附身到不同的生命体上,其余的统治者为了防止塔沙特作乱,纷纷出手压制这头凶恶源兽的碎片,却正好被耶利安抓住时机,一个一个的偷袭、算计至死。

    与此同时,耶利安计划着寻找让塔沙特重新成为整体、以及控制塔沙特的方法,他希望能够借此更进一步,成为真正拥有无限力量的神。

    只是在机缘巧合下,一个独臂青年触碰到了这巨大y-in谋的冰山一角,他也因此被耶利安所杀,并伪造出了“塔沙特碎片失控而死”的假象。

    R是青年从危机中救下并悉心教导的一个孩子,他不相信青年就这么轻易死了,所以他义无反顾的抛弃青年为他安排好的庇护,转身投入了光明神教,开始追寻真相的过程。

    总而言之,在经历了无数冒险后,R终于找到了真相,并和小伙伴们击败光明之王耶利安,最终重启了时间线。

    那个独臂青年便是上个时间线的佐助,一切因果的源头,而R是A的恋人,现任的布莱特人柱力,在许多年前,R就先佐助一步进入沉睡,直到现在还未醒来。

    同时,扉间也得知佐助并非是无数平行空间中,幸运的得到系统的佐助,事实上他所处的平行世界,和上个时间线的佐助待着的平行世界为同一编号,也就是说,他们是可以被视为同一个体的。

    所以他们的位面才会有系统降临,一切故事也由此展开,扉间也因此认识了佐助,和他开启了一段三生三世十里蘑菇的情缘。

    扉间看着坐在深潭边的男人,低声问道:“无法唤醒吗?”

    A点头:“嗯,因为布莱特和塔沙特回归深潭,其实就是回归他们本来所处的地方,和小孩玩累了就要回家是一个道理,没人能拦着他们回家吧,而且一旦他们正式进入沉睡,他们的灵魂也会随之进入本源的能量洪流中,谁又能够从所有宇宙的光明或者所有宇宙的黑暗中,找到自己想要寻找的那个人?”

    “最可怕的是他们沉睡的前提就是与本源融合度达到百分之百,到了这个程度,他们离回归本源就只剩下意识了,一旦沉睡就意味着意识回归,那代表什么你懂吗?”

    “那就意味着,他们从此就是黑暗和光明的化身,谁又知道光明和黑暗在宇宙中存在了多久?而他们的意志回归本源后,还能保持自我吗?恐怕等他们睡醒,作为人类的人格和感情也已经被洗刷得干净了吧?”

    扉间沉默一阵,回道:“听起来和佐助之前的感情流失症很像。”

    “那种病就是意识回归本源的前奏,可以通过补充庞大能源压制,却无法一直阻挡。”

    “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要你豁的出去。”

    A将一个卷轴扔过来,起身说道:“我要回去了。”

    扉间看着手中金色的卷轴:“你使用过这个卷轴里的方法了吗?你成功了吗?”

    A头也不回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成功,但你不试试的话,就一点机会也没有,祝你好运,年轻人。”

    扉间沉默良久,打开了卷轴,开始阅读上面记载的唤醒佐助的方法。

    其实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通过和佐助建立起极深刻的契约关系,以建立契约那一瞬间的巨大震动来惊醒他。

    在1号文明对塔沙特进行具现以后,它就已经是生物了,只是其作为生物存在的形态与普通的生物不同罢了。

    但只要是生物就会有应激反应,受到强大刺激时肯定会有惊醒的症状,到了那时,哪怕是塔沙特也会苏醒。

    不过在此需要扉间注意的一点就是,因为塔沙特作为生物的生命周期太长,哪怕是苏醒的过程也会非常缓慢,可能会长达几十年。

    而能够在佐助沉睡时,还能够与他建立起来、并且动静足够震动他的契约只有一种——献祭。

    只要扉间像是古代的狂信徒一样,将自己的全部都献祭给他,也许就能唤醒佐助,但也只是也许,如果佐助在沉睡中,对扉间的感情已经被黑暗本源的洪流冲干净的话,就算扉间这么做,唤醒佐助的几率也几乎为零。

    所以,这个方式的起效需要两点,一是扉间作为祭品要够拼,能够有将一切都献给佐助的决心和意志。

    二就是佐助要够在意扉间,在意到足够让他从无尽黑暗中被惊醒。

    这是一个赌命的方法,只有一无所有的赌徒才会这么做,一旦失败,他的生命、灵魂还有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会像是海洋的粉尘,就那样消散殆尽,几乎留不下什么痕迹。

    失败了,他会一无所有,成功了,他也不知道要等待多少年,才能看到佐助苏醒的那一天。

    扉间坐在那里很久很久,久到让他身上的肌r_ou_、关节开始僵硬。

    命运的奇妙与讽刺在这一次向他展开,他曾经不在意生命与冥土的冰冷,在那里等了几十年,换来一个重逢,又在苦苦寻觅中等到了佐助的主动现身。

    他本以为幸福已经降临在身边,然后命运告诉他,不,你付出的还不够多,至少不够换来你想要的那个幸福。

    你想要的幸福太难得了,就算把全部都投入进去,说不定也看不到一点希望,你可以选择就此离去,放弃这一切,你的爱人为你留下了后路,那是最适合你的修炼方式,你大可以去修炼,然后看看自己能不能活过几十亿年,等到佐助自然醒来的一天。

    而且佐助已经用瞳术调整过这里的时间比例,只要你去外面等,说不定过个几千上万年佐助就自己出来了呢?

    可是扉间心说不行啊,他做不到啊。

    时光那么长,不确定的因素那么多,他怎么能确定自己可以等到那一天呢?就算等到了那一天,醒过来的到底是“黑暗”还是佐助呢?

    唯有趁着现在赌一把,才能把他爱睡觉的爱人从黑甜梦乡中拉出来。

    但这个赌的起步就是他的命、他的魂,输了就真的什么都没了。

    可是扉间知道自己会去赌的,这并非因为他是一个千手,而是因为他很爱那个孩子,既然当初可以为了他赌上生与死,现在把灵魂也赌进去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他艰难的突破黑暗之力浓稠得几乎成为液体的空气,走到深潭边缘,俯视着其中不知何时已经变为原型的佐助。

    那孩子平时化为人形的时候真的不算体型高壮,身高和他差不多,体重比他还轻些,但此刻,他看到的却不过是佐助某个极为微小的部位,可那平时可以轻易触碰的部位却那么大。

    塔沙特是真正的星空巨兽,此时他终于得以窥见佐助的真面目了。

    但是并不会感到恐惧,只是很惊叹而已,原来你的本体是这样的雄伟强大,而这样的你又为何会愿意停留在微不足道的我的身边呢?

    这个问题,就等我将一切献给你之后再问吧,如果在那之后,我还能向你问出这个问题的话。

    如果是为了你,我好像已经没有不能拿出来的赌注了。

    要献祭其实很简单,将佐助留下的巴多扎克刺入心口,在死亡的前一秒跳入黑暗深潭即可。

    这和他们曾经一起欣赏过的电影《碧海蓝天》中男主角说的故事很像。

    “你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见到美人鱼吗?

    潜到海底。

    在那里,海水甚至已不是蓝色,蓝色已经成为了回忆,你漂浮在寂静中,决定留在那里。

    要下定决心愿为她们而死。

    只有这样,她们才会出现,才会出来问候你,考验你对她们的爱有多深。

    如果,爱为真,爱为纯。

    她们就会和你在一起。

    永远地带你离去。”

    扉间深呼吸一口气,巴多扎克的剑尖已经从他身后的背部冒出,鲜血流了出来,在他身上形成深刻的红色溪流。

    “把一切都献给你,算不算爱为真,爱为纯?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永远不再分离?”

    他无声的问着,跃入深潭之中。

    扉间进入了无尽黑暗之中,他能感受到自己在缓缓下沉,灵魂在黑暗的侵蚀下逐渐失去力量,而他的一切生机都在流逝。

    但是没有关系了,此刻,他正在离他的爱人越来越近。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感到黑色的巨爪缓缓抬起,接住他的身体。

    扉间的爱人仍然没有醒,可他接住了扉间。

    命运在那一刻发出无声的叹息,祝贺这位疯狂的赌徒,祝贺他赢得了几十年的漫长等待。

    五十年后,靠坐在黑暗深潭附近的神殿门口,心里算着能缓解佐助惊醒时产生的痛苦的咒纹的扉间揉揉头,心想年纪大了果然不太行,明明十年前还可以一口气算出十道八星级咒纹的,这两年却几乎没出什么成果了。

    就在此时,细微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响起。

    完结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