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你茗茗是故意的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46

    人打电话,你待会儿和我说:“老公,陪我玩游戏。”最好凑在话筒边讲,让对方能听清楚。

    我说:“乖,我在打电话,待会儿陪你玩。”

    我再和对方说:“我老婆很粘我。”

    你就不依不饶要我陪你玩游戏。

    我不得已,把电话挂掉。

    她老公别是个戏精。

    把纸递回去,安茗不想配合任锦的表演。

    笑话,他能打电话的都是研究所的同事,而且他现在已经是副主任,能让他觉得烦又不能马上挂的会是谁啊。

    坚决不配合,不然形象要毁了。

    纸条被递回来之后,任锦就抓着安茗的手臂不放开。

    无声僵持大概一分钟之后,安茗勾唇一笑,“老公,我要睡觉,陪我睡觉嘛”

    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任锦差点拿不住手上的电话,安茗怎么能不按他的剧情来。

    不过,他不能慌。

    “才吃完午饭就困了”一手将安茗搂在怀里,任锦语气温柔。

    “嗯,好困,陪我去睡觉嘛”安茗撒娇道,三十几岁还这么说话,怪不好意思的,但为了整自己的老公,什么话都能说。

    反正是他面对他的同事,最丢脸的还是他啊。

    “再一会儿就去睡觉,我先打电话。”任锦亲了一下安茗的脸颊,发出声音的那种

    说着任锦继续听电话那头的人说话。

    安茗隐约能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的男声,还间杂着小孩和女人的声音。

    安茗安静下来,还真有了睡意,在快要睡着的时候,被任锦掐了一下腰间的软肉。

    “我要睡觉”安茗气鼓鼓道,是真的气。

    任锦是要煲电话粥吗居然那么长时间

    “我老婆生气了,这些事情回研究所说。”挂掉电话,任锦心情还挺好的。

    谁没有老婆,他老婆还是小粘人精,他们夫妻感情别提多好。

    “回房间睡觉,小兔崽子今天晚饭前才回来。”直接抱起安茗,任锦愉悦道。

    “不行,我还要和珍珍打电话,你放我下来。”

    “手机关机,等完事再说。”

    “臭男人,今天晚上去和儿子睡”

    、38

    520番外篇

    和任锦的合照实在太少了,安茗决定在5月20号这天,和他出去拍照。

    还好她机智,提前半年约好了5月20号这天,不然早就没机会约到这家摄影工作室。

    趁着年轻,总要留些纪念,很多年后,任锦中老年肥的话,她还能给他们的孩子看她和任锦年轻时的合照写真,证明爸爸年轻时候颜值超高。

    任锦相册基本都是她的照片,他自己的,除了证件照,就是她用他手机偷拍的照片。

    “你男朋友还真是表里不一。”摄影师感慨,看起来很潮很时尚的男生,怎么会那么保守。

    安茗一听,更加尴尬,对拎着袋子的任锦说,“就是拍照,以前不是没拍过,穿什么裤子,我专门为了拍照才穿这条裙子的”她今天穿的这条裙子很小清新啊,就因为裙摆只到大腿中部,被任锦念叨了。

    除了摄影师,这里还有工作人员在的啊,个个都在看他们笑话呢。

    “我带你去换衣服。”任锦不管,坚决要安茗把衣服换回来,他手上拎着的就是安茗来时穿的牛仔裤短袖。

    “先拍照片再换,今天多热啊,摄摄影师也等了很久,你别闹。”

    “换回来不费时间。”任锦固执己见。

    “我等今天都等半年了,你怎么能那么过分”

    “小情侣别吵架啊,你们是花了钱来消费的,别照片没拍,还生一肚子气。”摄影师做着调解工作。

    在一众人劝解下,其实最主要是安茗哭了之后,任锦屈服了。

    哄安茗高兴起来,才正式开始拍照。

    才解决一个问题,又出了新的问题,任锦拍照实在太不自然了。

    安茗高中时候就有拍照经验,什么动作什么姿势都能自然做出,但任锦不行。

    任锦不仅身体僵硬,表情也僵硬。

    “不用那么刻意,你就当他们不存在。”安茗自己能感觉出任锦的不自在,她其实也不想为难他,只是摄影师很不满。

    这是个很负责任的摄影师,觉得他们花钱了,就该给他们满意的服务。

    连他自己都不满意,顾客怎么能满意。

    其实安茗觉得,任锦能陪她入镜,她就十分满意了。

    但是摄影师不满意,她也有点慌,只能轻声和任锦说话,不使他不自在。

    安茗这么说,任锦还是没有好到哪里去。

    半个小时都过去了,任锦脸上也带着不耐烦的表情,他不想再拍什么照片。

    安茗心一横,抱住任锦的肩膀,任锦感觉到安茗是想他俯身,所以配合着安茗俯身。

    没有想到安茗会吻他,任锦脑子一瞬间是空白的,等反应过来,就抱住安茗的腰,加深这个吻。

    摄影师赶紧抓拍,这才对啊,多有感觉

    都已经接过吻了,任锦的表现自然太多。

    公主抱和夹腰抱是安茗自己指定的动作,因为她穿着裙子,任锦死活不抱她,就怕她走光。

    公主抱安茗就放弃了,好说歹说,让任锦接受夹腰抱了,任锦小心翼翼托住安茗的臀,双手尽量盖在安茗臀上,确保不会走光。

    等安茗腿夹住他的腰之后,他就更紧张了,害怕把安茗摔下来,这样不仅会摔疼她,她的裙子也会散开不行,他一定要抱稳。

    “任锦,我爱你。”

    “我也爱你。”

    安茗不知道任锦因为她的“我爱你”,才把注意力从裙子转到她身上,微笑着亲他的额头。

    他们两人的身影,交织在夕阳的橘光里,温暖又美好。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