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本宫瘦身以后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65

    表演而学武,已经艺术大于实战了。至于那些防身武学培训,外来的跆拳道、空手道已经完全占了上风,想学老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武功都不知道去哪儿可以学到我不希望这个世界也变成那样”

    牧歌唏嘘不已,“所以你放心,我会尽我所能,保存下来这个火种,至少让醉心武学的人知道,哪里可以学到最正宗的武功。而学武之人,靠这一技之长,永远不会没饭吃。”

    武侠系统没料到牧歌会主动说出这样一番话,一直以来他都以为,牧歌是偏向吃货系统的。没想到临别之际她说出了这样一番肺腑之言,有这样的保证,他可以放心离去了。

    “谢谢你,再见。”武侠系统的最后一句道别,竟然有些哽咽。

    所以你们到底是系统还是人啊这拟人化也太成功了吧牧歌心里琢磨。

    送别了武侠系统,肩头的两座大山忽然消失了一座,让牧歌大感轻松。

    于是她就忍不住放飞自我了,每天变着花样地充分利用吃货系统所提供的金手指,一钻进高科技厨房就不想出来,天天琢磨各种好吃的。

    为了掩人耳目,她还以“要为皇上心御膳”为名义,在御膳房专门要来了一个专属小厨房,平时除了她任何人都不许进入。每天沉浸在研究各类美食的过程中不可自拔。

    然而她为了自己来之不易的纤细腰身,吃东西还是很节制的,每样美食做出来只是浅尝辄止,而纪景轩也吃不了那么多,大部分都作为恩赐赏给百官了。

    但是由于牧歌这边的美食源源不断,百官已经对于赏赐下来御膳,从一开始的惊喜不已感激涕零,到后来的习以为常麻木不仁。而小宫女们沾了牧歌的光,皇后娘娘泽被后宫,每日美食赏赐不断,但是看看皇后娘娘纤细曼妙的身材,使得她们在美食和变美之间百般纠结,每天痛不欲生。

    久而久之,牧歌不开心了,作为一个厨子,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做出来的饭菜被一扫而光。可是仅凭着文武百官和后宫小宫女的战斗力,已经完全不能消化她的厨艺了。

    牧歌冥思苦想之后,终于选了一个夜黑风高之夜,悄无声息地施展轻功翻墙出宫,飞檐走壁,遮遮掩掩地回到了游侠客栈,暗中将一道道琳琅满目的菜肴,偷偷放到了厨房之中,还附赠了一个无限时保鲜保温箱高科技厨房出品品质保证。

    第二天,游侠客栈的临时凑数大厨小瓶子进了厨房一看,多了个奇形怪状的大箱子,旁边还有他十分熟悉的歪歪扭扭的字体。“将牧家厨艺发扬光大吧少年”

    于是自从牧歌进宫之后,生意一落千丈,口碑大大不如从前的游侠客栈,又在京城饮食圈中崛起了

    健康而美味,尽情吃而不用发胖。成为了游侠客栈新的招牌而风靡全京城。

    甚至还有在大月国各地开分店的计划。

    戎族进贡队在每年例行来大月国友吃好吃交喝流喝的时候。发现了口味好到飞天的游侠客栈,于是整个戎族,在进贡队绘声绘色的描述中,准备来年正式向朝廷申请,将京城特产游侠客栈的分店,也开到戎族去。

    “戎族要我去开分店好啊好啊,那边还有我的大兄弟们呢,什么时候去”牧歌在宫里有点闷,今日正巧来陪纪景轩批折子,看到这里雀跃着拉着景轩是手臂摇啊摇。

    “你的大兄弟”手拿着红笔朱批,刚写了一个准字,就听见他的小皇后对于戎族大老粗亲昵的称呼,于是一转身,很是顺手地在准字之前,添了个不字

    完全不知情的牧歌很开心,她终于不无聊了,当皇后和开连锁饭店,两不耽误,十分充实,说不定还能去戎族旅游

    至于她为什么身为皇后娘娘却如此无聊这还要回到四个月前

    话说彼时牧歌刚刚进宫,震惊地得知自己成为了母仪天下的皇后,理所当然认为开启了宫斗模式的牧歌,在好不容易接受了新身份之后,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始巡视后宫想看看自己有多少个敌人。

    然而刚出门,就被无比恭谨的小宫女拦住了。

    “皇后娘娘有什么事情吩咐奴婢去做就好了,不劳您亲自出宫门。”一个娇俏伶俐的小胖妞噗通一声跪下了。

    哦,说得也有道理,哪能让她亲自上门拜访呢。“后宫之中,都有多少妃嫔传她们来见我,日后姐妹相称,不见个面怎么行”小说里好像都是这么写的吧牧歌心里已经开始琢磨怎么玩下马威了,谁让她地位超然呢,宫斗什么的,不怕她可是皇后,只要不作大死,轻松通关还不是妥妥的

    然而小胖妞宫女一脸迷茫地抬头:“回娘娘的话,整个后宫,只有娘娘您一个主子呀”什么后宫嫔妃,她没听说过呀

    “啥”牧歌愣了,“你的意思是说,皇上没有大小老婆,只娶了我一个”

    虽然皇后娘娘说话有些不讲究,但是“是的,娘娘。”小胖妞宫女十分肯定。

    牧歌呆住了,她很迷茫:说好的宫斗呢这么大个宫殿群里,没有跋扈贵妇,没有心机贵人,没有鲜嫩常在,没有妖艳答应,这些莺莺燕燕统统没有,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牧歌不可置信,不死心地亲自在整个后宫转了一圈又一圈之后,才终于震惊地确认:这整个后宫,真的只有她一个主子

    “那家伙还信奉一夫一妻制度呢”牧歌嘴上念叨,心里却漫上了一点儿微微的甜味。

    与此同时,纪景轩正埋头在案头半人高的奏折中焦头烂额,却忽然打了一个喷嚏: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在对他不满

    全文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