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不复为妾(重生)

章节目录 分卷阅读182

    他不来,对着面前香甜可口的点心直咽口水,他连哄她的说辞都说好了,但他带着笑意推门进屋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室清冷。他愣了一下,忽然有些慌乱地转过了身,想要去寻杨柳,确定她还在郑府之中,而不是已经回了京城或是被他爹弄去了别的地方。

    到院门口的时候,郑铎看到了跟在方全身后的杨柳,顿时松了口气。

    “去哪儿了怎么不在院子里头待着”

    郑铎这话,问的其实是杨柳,但方全为了撇清自己的责任,抢答了。在方全开口说话的时候,郑铎的眼神落在了他身上。对着杨柳的时候,他的眼神可称温柔,对着方全的时候,那就只剩下凌厉了。

    在郑铎凌厉的眼神注视下,方全坑坑巴巴的解释了杨柳之所以不在院子里头,和他们晚来的缘由。郑铎的脸色本就因为路上的奔波和心中突生的担忧有些不大好,这会儿听了杨柳做的那些事,就更不好了。

    即便如此,重新看向杨柳的时候,郑铎并未将不悦的情绪外露,只压低了声音问道,“为什么要去做那些事可是有人多嘴说了什么了”

    杨柳回望了他一眼,朝着他福了福身,“少爷,没人说什么,是我自己觉得不好,总不能我什么都不做,就白拿郑府的银子吧。”

    正如郑铎所担心的一般,杨柳接触了府里旁的丫鬟、婆子之后,对少爷二字的含义又有了进一步的认知,加上这么久时间没相处,已然有些生疏了。待得郑铎回过神来,只看到眼神带着怯意的杨柳,郑铎突然有些无力感。他想的,从来不是这样的。郑铎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用错了方法,他是不是应该马上联系白家,让他们来把杨柳接走,让她恢复应有的身份,不因为不劳而获而感到羞愧,若在白家,她定然会过得比现在好千倍万倍。

    可莫名跃入脑海的季家兄弟,却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若是把她送走,不是林睿,恐怕也是季寅初或者季寅宸。

    表哥表妹、亲上加亲、青梅竹马都不是他愿意看见的结果。她便是真的有所谓的竹马,也只能是他。郑铎在心里暗自叹息,摸了摸杨柳的手,没有想象中那样冷,他稍稍放了心,“你来的这样晚,点心都要凉了。”

    看着斯斯文文地吃东西的杨柳,郑铎在某一刻,觉得有些陌生,是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这样了呢不再边吃边眉眼弯弯地告诉他,这个好吃,那个也不赖,好像是从杨父死了之后,进了郑府之后,便更变本加厉。

    “柳儿。”

    郑铎才一出声,杨柳立马就把手中吃了一半的点心放到了面前的空碗之中,“少爷,您有什么吩咐”说完之后,她觉得自己坐着和郑铎说话其实也是有些不妥的,忙下了地。

    杨柳无意中听有个丫鬟抱怨过,说她伺候的府里头庶出的那位二姑娘,最爱在饭点使唤人,偏偏她是主子,面对主子可能的吩咐,只要还有口气在,都得应召,害得她经常饿肚子。

    主子郑铎现在就是她的主子,是她要伺候的人。

    “柳儿你你得知道,你和她们,就是这府里的丫鬟,是不一样的。”

    “不一样”杨柳微微歪了歪头,“怎么不一样是我的身契不一样吗”

    “对我们柳儿真聪明,府里的其他丫鬟得听主子的话,那是因为她们的身契是抓在她们主子的手上的,但你不同,我只是暂时替你保管。”

    “那,我不用听你的话”

    “不用,柳儿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觉得高兴就行。”

    “那我想见小桃,我想她了。”从杨桃出生开始,她几乎就没有和杨桃分开过。

    郑铎:“”

    因为杨桃是郑铎送过去的,所以庄头和庄头娘子都待她不错,本以为不过是多一双筷子的事,但两人都没有想到,这么小一个孩子,居然是个极会得寸进尺的。这么一对比,庄头和庄头娘子顿时都觉得自家孩子活泼是活泼了点,但是纯良,那才是孩子该有的天真模样,而不是象这个小丫头,斤斤计较,凡事算计。但郑铎把人交给他们的时候,只是让他们安抚,却没有说要安抚多长时间,庄头和庄头娘子也不敢主动问及此事,就怕得罪了郑铎,只能忍着杨桃,继续待她好,争取不让她说出她要回郑府本宅的话。

    因为这样,郑铎再次带着杨柳来庄子上的时候,两人简直热泪盈眶,还好,少爷没有忘记这个小丫头。

    一见到杨柳,杨桃就和她显摆自己的新衣裳,还有银锁、银镯、银耳环

    “耳环小桃你什么时候穿的耳洞,不疼吗”

    “有耳环就不疼了。姐,我和你说,爹娘待我可好了,我要什么,他们都给我买。”

    “待你好就好,不过,你也别让他们给你买太多东西了,这样不大好。”

    “有什么不好的呀,姐你不知道,爹娘他们多的是银子,花都花不完的。”

    另一边,庄头和郑铎隐晦地告起了杨桃的状,一边说,一边看郑铎的脸色,既怕他听懂生气,又怕他听不懂不耐烦。

    郑铎听懂了,很清楚明了。他回头看了眼远处站着的杨柳,不疾不徐道,“咱们庄子上,最近有些不太平。有些穿金戴银的小姑娘,特别惹人注意,一个错眼的功夫,就被外来人给抱走了。这样的小姑娘,身上的金银首饰是一份银子,卖了又能得另一份,真是再好不过的买卖了。”

    在听到郑铎说庄子不太平的时候,庄头本来是想出声解释绝无此事的,但听着听着,他渐渐瞪大了眼睛,心中惊骇不已,有些理解不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两个小姑娘是两姐妹,少爷对姐姐很是宠爱,怎么能这么狠心待她的妹妹呢但不管如何,主子既然这样吩咐了,他自然是要照办的。反正她姐姐是个丫鬟,她再去做个丫鬟,也是正常。

    虽然当初若不是杨母,他和杨柳不会有交集,但郑铎依旧想要为杨柳出一口气,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个月之后我会再来。”

    “少爷您放心,您交待的事,一定会在那之前办妥。”

    “做得干净些,别留下痕迹和把柄。”

    “是。”

    “你很不错,我会和母亲说起的。”

    “多谢少爷。”

    回城的路上,杨柳也和郑铎道了谢,见妹妹过得很好,她放心,也高兴。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