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末世黑科技战舰系统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四章 我只是想清静清静

    第三百三十四章我只是想清静清静

    余韵的“办事效率”很快,夏白才和李建柏结束了通话,就看见一群荷枪实弹的战士涌了过来。

    当然,军方的人如此迅速的应对可能也是和办事效率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毕竟,昨天廊架军事基地的袭击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对于军方来说,两个看不见雷达也侦测不到的东西出现在廊架一带,不但把他们的实验基地炸了,还抢了人与关键性的设施,军方不炸毛才是咄咄怪事呢,因此,现在余韵等失踪的研究人员出现,便即刻引来了军方的迅速应对。

    夏白也由此享受了一把了不得的特权。

    他们的车直接被军方带着,从那些正在申城的围墙设卡之外排着冗长的长队接受排查的幸存者们之中分离出来,从军方的紧急通道之中,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前面的申城之中。

    在这车队里,一个开着一辆破破烂烂的半截子的中年胖子看着这一幕,等夏白和军方的人全都走远了,才大声的呸了一声,把手里一根抽的差不多了的烟头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之上,道:“这狗娘养的,他们怎么就能走紧急通道,认识人就能有特权吗”

    与他的车挨在一起的一辆车的车主瞄了这胖子一眼,阴阳怪气地嘲讽道:“这话你怎么不刚刚在人家人在这儿的时候说,让人家好好告诉告诉你,为什么人家就能有特权”

    当然,只有夏白知道,自己这会儿得到的还真不是什么捞子特权。

    军方知道了他是昨日抢走科研人员和那个关键外星大气设施模块的东西的“主谋”,态度是不可能有多好的。

    余韵也是这么想的,她其实就等在前面的隘口的位置,在军方的车上,等夏白的车队过来,便即刻汇合,向申城的深处开去,这一过程之中,完全是一路开绿灯的状态昨天的廊架一战的影响比余韵想象之中的还要严重,据说上面在得知了这边的情况之后态度相当的糟糕,勒令将夏白等人第一时间押往申城耀东大厦那是现在整个申城权利的运转中心,真正的大人物的办公地。

    申城的情况与长白山不同,长白山幸存者基地占据主导性统治地位的完全是掌握绝对武装的军方,那是危险情况与位置下不得已的行政措施,但在申城,这里的体系更贴合于末世之前,军方负责军方的事情,真正的统筹与管理层则另有一批人,申城甚至直接受到中国国内仍存在的旧时代的统治体系的直接统辖。

    余韵不由得感到有些担忧,在与夏白他们的车队汇合的时候,本能地向夏白的车中看了一眼,却发现夏白的神情出奇地淡定。

    但余韵却觉得,情况恐怕很难会向夏白想象之中的那样进展了。

    而夏白全程没有表态的意思,一位军方成员坐到了他的车上,对方虽然表现出了想要和夏白攀谈的意思,夏白却没有任何想要开口的意思,目光一直转向车外,在看申城的景象。

    进入申城和从高空俯瞰给夏白的感觉是一样的,这座城市几乎和末世之前没有太大的区域,但末世的到来,也没让这座本就人口爆炸的城市好上多少。

    虽然看起来申城大半已经收复,但实际的人类居住区与活动区似乎只有原申城的三分之一的区域,加上划归的军区与行政区等等,真正给幸存者的活动空间并不多,呈现出来的等级分化,和末世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当然,唯一的区别可能是,在末世之后,这种等级分化更明显了。

    贫困潦倒的幸存者露宿街头,在靠近围墙的一片区域里,像是巨大的难民营,而伴随着车辆的向内行驶,正式进入城区之后,高楼更多,那些看着就潦倒的幸存者反而不多了,街面的状况、行人的状态甚至与安阳山差不多,而再往里,情况甚至比安阳山还要好,夏白甚至看见了一些在末世前就颇有名气的连锁店重新开张了,而且这些开张的店面也不仅于吃喝这些末世里最基本的需求,甚至有化妆品店这样的店面存在。

    从这方面来说,这确实是夏白见过的,末世后恢复程度最好的幸存者基地于城市了。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个登上夏白的车的军方成员,最开始的态度是十分的不客气的,说话极为地嚣张,他也有嚣张的资本,夏白他这几辆车,被军方的车围拢在当中压着前行,他有什么不能嚣张的

    因此,他上来就道:“你是可以负责的人吗我要你正面回答我几个问题。”

    “昨天在廊架地区,你是不是对我们发动了袭击”

    “你和当时的恐怖分子是什么关系”

    “我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也希望你能够明白,你现在完全就是一个自投罗网的军事战犯,你要清楚,你正在我们的控制之中,如果你不配合,我们随时可以对你采取必要的极端措施”

    可惜的是,这人自顾自的说了半天,夏白全像是没听见一样,连看都没有看这个人一眼。

    半晌之后,还是坐在前面副驾驶的候壮扭过了半个头来:“你也知道我们是昨天廊架的恐怖分子啊,那你敢这么和我们的恐怖分子头头说说话,应该是不知道昨天是个什么情况吧还在你们的控制之中我们的船开过来,biubiu两下,你第一个就死在我们的极端措施你信不信”

    那军方的人脸色微微地一白,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候壮摇摇头,道:“我只是想清静清静。”

    那军方的人脸色变了变,最终却没再说出半句话来。

    但就在这时候,他们这支由军方压戒的车队,却是骤然在半路上就停了下来。

    军方的车队,被另外一支突然出现的军方车队给拦截了下来,众人显得都是有些吃惊。

    坐在车上的夏白微微眯起眼睛来,向前面看去。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