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医女娇宠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八章 悠闲

    晨光大亮,朝阳带着艳丽的色彩斜斜的照射到屋前,让周围的一切显得明亮又美好。

    阿竹眼下带着淡淡的青,已经在厨房屋子间往返不知几趟了。

    小姐爱吃的饭食、洗漱的用具、要换洗的衣服,甚至平日里少用的消遣之物,她都拿出在候府的规格,一一准备妥当了。

    现如今,自己不把自己当回事,怕是谁也不会当她们主仆一回事了。

    还好庄子里的人简单,即便猜测她们应该是犯了错被赶到这里来,也没多嘴多问,还热心的帮忙。

    掀帘进屋,阿竹故意加重了脚步声。

    林苏寒动了动眼皮,懒驴似的抱着被子滚了滚,嘴里不满嘟哝道:“阿竹,大清早的吵什么呢好不容易睡个懒觉”

    阿竹又气又好笑,直接过去推开了窗。“太阳都晒屁股了,小姐你还睡”

    明晃晃的太阳照到脸上,刺得睁不开眼,林苏寒捂眼无奈起身:“你就让我再睡会儿呗,又没什么事情要忙”

    眼睛无意往窗外瞄了一眼,嘴里的话嘎然而止。

    窗外不远处,露出一角的鱼塘边菜地里,豆角藤蔓缠绕在竹杖上正迎风而动;远一些是一块块的梯田,铺满了半人深浅绿汪汪的禾苗;梯田尽头,是一条蜿蜒的小溪,能远远看到泛着白色的浪花。

    林苏寒顿时就来了精神,掀被跳下床:“走,我们出去走走去。”

    “少夫人,你这是又要做什么”

    尽管对这主仆二人做的事已见怪不怪了,赵婆子的声音里还是带着几分惊恐,看着林苏寒的眼睛瞪得滚圆。

    “做菜啊,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林苏寒笑着冲赵婆子挑了挑眉毛,继续翻炒着油锅里的石头。

    嗯

    油锅里炒石头

    怪不得赵婆子惊讶,石头炒来能吃

    “少夫人,鸡蛋打好了。”阿竹天天跟着林苏寒,听过见过更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此时倒是一脸淡定。

    林苏寒扭头看了一眼,“嗯,再加点葱花进去。”

    赵婆子不再言语,更没有阻挠,只目不转睛看着。这几日接触下来,少夫人说话做事总是出人意料,却从来没有荒唐失了分寸的时候。

    “滋”

    蛋液倒在石头上冒起了白烟,鸡蛋迅速沸腾成熟,香味四溢。

    赵婆子眼中的惊恐已慢慢转为惊奇。“这菜”

    “唔味道还不错,初次实验成功”林苏寒先是挟筷尝了一口,才看向赵婆子:“尝尝”

    赵婆子毫不迟疑的拿起筷子。

    果然,鸡蛋一入口,香、滑、嫩,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清香,别有一番风味。

    “味道怎么样”看着眯着眼睛品鸡蛋的赵婆子,林苏寒笑着问道。

    赵婆子意犹未尽:“老婆子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吃过这么香的鸡蛋少夫人真是奇慧,居然能想出用石头煎鸡蛋这么新奇的法子来。”

    呃哪里是她想出的法子,现代有很多用石头做菜的餐馆

    更何况,用石头烹饪,自古以来就有。

    阿竹知道这是林苏寒来自另一个时空的记忆,忙道:“这倒不是少夫人凭空想出来的法子,好像也是从一本什么书上看来的,当时少夫人还讲给我听来着。”

    这些天,林苏寒常常出现在田间地头,阡陌而行,摘菜采花,好好领略了一把田园风光。

    庄子里的人受程明宇的吩咐,自然不敢让看起来娇滴滴的主仆二人单独行动,常常是三两个仆妇轮流陪着。

    可林苏寒并不是真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她受过高等教育去过很多地方,加上小时候随外婆在乡下生活过一段时间的缘故,她的所见所闻,往往引起仆妇们的诧异。

    不是说少夫人生性胆小怯懦,除了一张好皮囊其他一无是处,加上身子骨不怎么好,几年都没敢出过候府大门,怎么最近不但听说会了医术,到了庄子上,人利落爽朗不说,还知晓不少农事,没有她不认识的庄稼,就这一手新奇的厨艺,就够让人赞赏了就算全部都说是从书里看来的那也是本事啊。

    传言果然不可尽信

    想想前阵子居然传说少夫人会给人剖腹,真是让人可笑。

    赵婆子摇着头,心里正感叹着,林苏寒已笑着道:“我还知道别人用石头煮鱼吃呢,味道特别鲜美等我和阿竹再去河里挑些能用的石头,再捉几条鱼回来,煮上满满一锅,让大家伙儿都尝尝鲜”

    其实说起来,还是那一桌子人围着、红汤翻滚鲜香麻辣的水煮鱼片,更让人魂牵梦萦呵。

    当林苏寒主仆二人半湿着衣裤提着鱼蒌石头准备回庄子里的时候,太阳就要西落了。

    往日的这个时候,大家纷纷结束一天的劳作往家赶的,而今天,不少人却一溜往庄子西头去了。

    林苏寒不由说道:“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对啊,怎么都往那边去啊小姐,我这就去问问。”阿竹说着上前叫住正要走过的大婶。

    “唉呀,听说李家的水牛下牛崽,哎哟造孽,生不下来”这大婶嗓门很大,边说还拍手跺脚的着急,“这要是有个不好,这秋田可怎么耕哟”

    大婶甚至没顾上林苏寒还在这儿,风风火火的走了。

    “小姐”阿竹转身看着林苏寒。

    这个年代,耕牛是很重要的生产力,是百姓不可或缺的财产,官府甚至不许民间随意杀害。庄子上就这么一头耕牛,怪不得乡亲们这么着急。

    要是小姐愿意出手的话阿竹不由想到。

    “走,我们也去看看。”林苏寒说道。

    “小姐”阿竹又叫了一声。

    可这毕竟只是牲畜,小姐毕竟是候府少夫人

    林苏寒看穿阿竹的纠结:“这人和牛可是不一样的,我们只是先去看看。”

    阿竹知道自己该阻拦的,可想想那日和小姐喂过的青草和摸过的牛角,还有那大大鼓起的牛肚子,终是意动战胜了理智。

    随行的婆子想阻拦却阻拦不了,踌躇一阵跺脚跟着去了。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