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G L 百合 > 女主总在万人迷

章节目录 女主总在万人迷 第33节

    七七咬着筷子:“你们看我干嘛?吃东西啊。不是说这家店的东西十分美味。”她

    夹了一块马蹄糕,津津有味品尝起来,听着自己的故事,喝着一杯小酒,这种生活还是挺滋润的啊。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我会加更日万把这个故事写完,然后这两天完结。天气变冷了,我的手好冷……呜呜呜。

    接档文《一觉起来我当妈了》求收,完结后我休息个两三天后就开文,下本书你们还会陪着我吗QAQ好害怕你们不陪着我让我单机……QAQ需要个人志的小天使淘宝搜索朱砂进击小店,店主可乐煎饼鱼,里面有详细的信息〒_〒

    ☆、武林绝色美人毁容后

    七七喜欢挑逗苏晓晓, 当着严迎秋的面, 无论做出什么事都只会让严迎秋恨的牙痒痒。

    想当初她容貌还在的时候, 从来都不会遭受到这种待遇, 其他女人根本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现在真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你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了?”

    终于,严迎秋忍不住找到七七, 她沉声说到,手里攥着柳叶小刀, 神情清冷, 声音也冷的冰冻起来。哪怕毁容了这么久。

    她也没办法遭受到这种折辱, 没办法看清现实。

    七七现在的所作所为在严迎秋看来,就是在折辱她, 这是属于女孩子之间才懂的战争。

    月上柳梢头, 她们租的是客栈上房,屋顶很空旷结实。

    苏晓晓现在不缺钱,带着严迎秋一起逃亡, 路上遇到的事情她都很容易,凭着一把刀就解决, 而且杀了不少土匪, 手里余款不少。

    七七跟着蹭吃蹭喝, 一路上玩的十分愉快,吩咐掌柜的叫了一张小桌子搬到屋顶上,一壶滚烫的黄酒,一碟猪肝和花生米。

    被严迎秋找到了,她也不奇怪, 反而餍足眯着眼睛:“你想不想恢复容貌?”

    严迎秋冷冷说:“这和你没有关系。”

    七七乐悠悠地讲:“你想不想报复你爱人?还有那位燕姑娘?你是不是恨不得让她们马上去死,这样才能解你心头的仇恨。”

    她吊儿郎当在吃花生米,掌柜是用盐水炒过,极香酥脆。耳朵敏锐的七七能够听到房间的潺潺流水声,还有美人脚踩在榻榻米上,梳头挽发的声音,梳子穿过她乌黑靓丽的头发,一下一下。

    苏晓晓,冤家。

    七七觉得这也是一种享受,该走的人从来都不是她,而是这个情绪暴躁,被宠坏了前美人。

    严迎秋的神情很好看懂:“你想做什么?”

    七七懒的废话:“你只要告诉我,想不想就行了。”

    严迎秋知道七七想要利用自己,她冷下声音:“你想做什么?”

    “我只是告诉你,找天意谷的神医就能把你的脸治好。”七七勾唇:“他这个人最好色,你把最美的人带到他的面前,他就能为你出手治疗。”

    这道题很容易破解,只要找到燕姑娘迷晕她,带到神医面前,严迎秋的脸就能治了。

    只要她的脸好了,只要好了……

    她就能做如何自己想做的事情。

    包括报复仇。

    美人轻轻一笑,倾国倾城。享受着以前的待遇,被所有人追捧的感觉。到时候她能洗刷自己的冤屈,她能让人膜拜在她裙下,供她拆迁。

    她遭受的侮辱能够全部的还回去。

    怎么去天意谷?苏晓晓,苏晓晓能帮她。

    严迎秋的手却忍不住在颤抖,没办法控制住自己。她真的好担心,好犹豫如果自己的报仇不能够成功的话,对方会不会对自己下手。

    严迎秋想过利用苏晓晓,苏晓晓是个天才,她和刀有缘。

    严迎秋收敛自己的痛苦,痛骂:“胡说八道。”后便离开了。

    七七翘起腿,没有把她的纠结放在心里,她只是提供了一个主意。

    想不想做,能不能做还是要看对方的决定,她很无辜。七七这个小机灵鬼促狭眨巴眼睛,溜到苏晓晓的面前。

    刚刚沐浴好的苏晓晓握住刀柄:“你下次再突然出现,信不信我真的会对你动手。”

    她的刀子时时刻刻都在身边不离手,刀锋过分锋利,无奈只能退后,揉揉太阳x,ue。

    她眉梢间含着妩媚的风情,似哀愁:“冤家,你舍得做杀妻的负心人吗?”

    苏晓晓:“……”仿佛她做了什么无恶不作的事情,其实她什么都没有干。

    七七扑哧就拥抱住苏晓晓,她双手灵活搂住她的脖子。

    “你接下来是不是要保护严迎秋啊,我看她好像是要动手。”七七飞快地说:“好像想去天意谷医治容貌,对了,我听说那个燕姑娘和林大侠也在天意谷,怎么办?去不去。”

    苏晓晓当然不愿意去,她只是要来帮助严迎秋,不是来完成她的愿望。

    隔天知道严迎秋想法的苏晓晓当做没看到对方的眼神,和欲言又止的樱桃嘴。

    她跑去山上斩杀山匪,让霸王绝刀慢慢升级,反正眼睛都是马赛克,她杀人也就面无表情了。

    苏晓晓的绰号成功从扛刀侠变成了女魔王。

    亦正亦邪,无恶不作的那种。

    苏晓晓扶额:“……”

    她完全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这种消息。

    每次七七都会荡漾小腿陪在苏晓晓的身边,妖娆妩媚自成一股风情,她同样被称为堕落的采花魔。七七娇笑:“我们天生一对。”

    严迎秋适时的c-h-a嘴:“那个,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天意谷。”

    她搅拌手指,很是不安。

    不知道苏晓晓会不会答应,七七也笑盈盈看着苏晓晓,都把目的给拆穿了,苏晓晓还答应就证明她对严迎秋有感情,她手指掐住她的细腰,要一个回答。

    沉默半响,苏晓晓在系统的要求下,说,好。

    【系统:帮她恢复容貌,杀掉穿越女,然后她就安全了。】

    苏晓晓对比了一下自己和穿越女的距离,觉得系统在做梦。

    听到好字,严迎秋不敢相信地鞠躬:“谢谢你。”

    她眼睛s-hi漉漉,她真的想恢复容貌,她想让苏晓晓知道她不丑,而且这是她第一次对一个人说谢谢,从前她都是理所当然的接受。现在她觉得苏晓晓对自己是真好。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苏晓晓对她哪怕算是有图谋,她也认了,甜头还是要给她吃的。严迎秋上前亲了苏晓晓一口,害羞捂住绯红的脸色,真的谢谢,不过还是要让苏晓晓更听话才可以。

    苏晓晓躲闪来不及:“……”

    留下了口红印。

    七七生气掐住苏晓晓的腰,被苏晓晓回踹了好几脚。

    别人亲她的时候这么不踹了。

    她眼睛滴溜溜的转动,吃痛地说:“这一路上可能会很困难,他们不会让严迎秋恢复容貌,特别是把她当毒娘子的那些人,他们会千方百计的阻止。”

    严迎秋惊道:“你不觉得我是毒娘子?”

    七七似笑非笑:“我觉得你没有这个本事,能看穿这件事的肯定不止我。”

    可是她们知道也不想帮严迎秋找出真相。

    严迎秋充其量只能算是自讨苦吃的那种吧,明明什么本事都没有,就靠着自己的脸为所欲为,交心的朋友也没有。

    七七长的也漂亮,可是她就是讨厌这种人。但是苏晓晓想去,她也只能奉陪了。“冤家,怕是要把心都掏出来,你才能看到我对你的爱意。”

    苏晓晓嘴角抽了抽,忍住回复的冲动。

    她特别想说,她没有,她不是干出这种事的人。

    ☆、武林绝色美人毁容后(完)

    天意谷四面环山, 位置崎岖, 来到这里费了苏晓晓不少力气, 一路上可以说是遇神杀神, 遇佛杀佛,斩了不少土匪和想要带走严迎秋的人, 凶残的名声越响亮,来找她的人越多。

    地面上一地马赛克(尸体)。

    苏晓晓捂住眼睛, 不忍再看下去了。

    严迎秋轻咬薄唇, 上前为她擦拭汗水:“我们进去吧。”

    天意谷隔壁就是恶人谷。

    一个住着神医, 一个住着十大恶人。

    十大恶人中的秋霜娘是一名妖娆的女子,她在暗地里看了一段时间苏晓晓打架的手段, 现身过来想要让苏晓晓当她们十大恶人之首。

    她的目光亮的吓人, 动情诉说完便道:“不知道扛刀侠愿不愿意?”

    十大恶人无恶不作,魔道怕他们,正道厌恶他们, 他们是武林的败类和耻辱。秋霜娘她喜欢毁美人的面貌,随年纪渐渐变大, 最厌恶其他小姑娘活泼青春的样子, 她在笑着。

    她知道苏晓晓单枪匹马走江湖, 除了严迎秋外还要保护采花盗。

    一个人能扛住多久呢?

    一个能和全江湖为敌多久呢?

    可是苏晓晓握住严迎秋的手:“不愿意。”

    秋霜娘愣愣说:“你可知道,如果你成为十大恶人之首,以后江湖上没有人再敢招惹你。”

    苏晓晓疑惑挑眉:“不需要。”

    苏晓晓横在心口的刀锋冷冽,冷冷看着她,秋霜娘长长叹口气, 也就后退了。七七说了林初和武茹薇都在这里。严迎秋的心脏一直在扑通扑通乱跳,他们两个人是神仙眷侣,而她身败名裂了。

    严迎秋长长叹口气,她攥着苏晓晓的手。

    “你能不能替我杀了她们?”

    “可以啊。”苏晓晓点头很爽快。武茹薇安排了好多人来追杀严迎秋,作为穿越女她心狠手辣,不择手段,苏晓晓一般不想和这种人交际,可是没办法,严迎秋不死武茹薇不收手。

    严迎秋要是死了,完蛋的就是苏晓晓了。

    她们之间必有争夺。

    她们以为她们想先下手为快。没想到武茹微消息灵通,早就知道她们要过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准备了毒烟和暗算,瞒着林初设下的局,雇佣了江湖上闻名许久的杀手来杀严迎秋。

    苏晓晓不知道,一进天意谷的大门就被劈头盖脸的杀手弄懵了。

    刀出——

    刀落——

    杀杀杀——

    苏晓晓杀了一地马赛克,可在没有马赛克阻挡的严迎秋看来。

    面前相貌j-i,ng致的女子,宛如修罗恶煞降临,满地的血污构造出一副缱绻的图画。

    美的让人窒息和迷离。

    天意谷的神医嗅到血腥味,走了过来。她知道苏晓晓的目的,也知道严迎秋的目的,更知道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

    可是她还是答应为严迎秋治疗,苏晓晓给了一大笔钱,更重要的是,苏晓晓的刀锋利。

    江湖上谁的刀锋利谁说的话就更有人在乎。

    七七一直都没有出手,她淡淡站在原地:“你这样做值得吗?”

    “值得。”苏晓晓摸着下巴,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掌染上鲜血,白皙的脸上满是污垢:“我想让严迎秋开心。”

    她轻轻笑了,呢喃:“是吗?”

    她心有不甘,被喂了药,苏晓晓的一举一动都她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七七早就说过,如果她死了的话,她们就殉情。现在都陪苏晓晓经历了这么多,怎么可能容许苏晓晓为她人掌控呢。

    这对她来说不好。

    她一步步看着严迎秋被迎接进去,当天晚上就摸入苏晓晓的房间。

    她在洗澡,七七摸着她的刀也没有吸引住她的紧惕心,七七笑着往嘴唇涂上致命的毒、药,涂吻上她的唇瓣。“我真的很喜欢你啊。”

    “可是我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苏晓晓一脸懵死亡。

    她死后没有人照顾严迎秋。

    武茹薇没有放这个机会。

    严迎秋死了。

    苏晓晓原本都和林初约好生死战斗!这个世界崩溃了!她现在好想捉狂找到七七,恶狠狠弄死她!好不容易才拯救的世界!

    【系统:节哀。】

    ☆、番外:许多鱼监狱服刑记

    许多鱼在监狱里服刑, 她作恶多端被判了十年的刑期, 本来应该去少管所, 可是社会的舆论太大了, 她越是天才人们越是对她的道德观要求越高。

    仗着自己的智商肆意玩弄人命,许多鱼应该去死才对。

    没办法, 法官判她进了监狱。

    她十六岁,还在高中, 自首情节比较低。

    而且她在改过态度也良好, 许多鱼她最爱的人希望她能做过好人。

    她天生就善于编制谎言, 可以说再也没有比她更会撒谎的人了。

    她总是单纯无辜的面貌示人。

    哪怕一开始厌恶犯人的狱警,知道了她犯的蓄意杀人的罪过, 还是会忍不住和她交心。觉得她是不是被冤枉的或者是为其他人顶罪, 甚至询问许多鱼需不需要帮忙。

    她在心理资讯室两次而已,就被医生强留下来当助手。

    “你简直就是个天才。”心里医生面容扭曲,利用各种关系让许多鱼留下来, 每天都给她阅读,让她写稿子。

    她太木奉了, 可惜现在是在监狱里, 不然的话, 凭她的逻辑和文笔绝对可以出名。

    心理医生拿了许多鱼的笔记自己发表,发财,她仗着许多鱼不知道,望着她的眼睛越来越怜悯,占有她的财产、名气, 许多鱼写了心理档案被心理医生用自己的名义发表。

    一册、两册、三册。

    这本许多鱼写的书在网络上爆红,受到无数人的追捧。

    心理医生得到了巨大的财富,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能享受到这一切。可是她还是留在监狱里,她要好好守着她的财富,让许多鱼给她创造价值才可以。

    “你写,你继续写,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没办法,谁让我的心底善良呢。”

    “除了我,没有人会对一个犯人这么好,你应该感恩才对。”

    她给许多鱼买了蛋糕和甜品,想让她把第四册、五册继续写下去,她的稿费再多也不能够离开许多鱼这个源源不断的宝藏,她要榨干她的价值才可以。

    监狱里不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她以为许多鱼什么都不知道,还在充当她的恩人和交心者。

    希望许多鱼心甘情愿的为她卖命。

    许多鱼嘲讽地勾唇,垂下的目光挡住了瞳孔深处的厌恶:“好。”

    她写——

    她能写好多好多故事。

    可是她爱的那个人还能爱她一次吗?

    她还愿不愿意来见她一面?只要一面,许多鱼觉得自己有本事让苏晓晓回心转意。她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苏晓晓开心,知道苏晓晓的心肠其实最柔软了。

    十年转瞬即逝,心理医生功成名就,许多鱼也出狱了。

    贪婪的人总该付出代价,夺走许多鱼名气十年的医生被她告上了法庭,一朝之间许多鱼被所有人得知。心理系列全部都是她写的。

    读者们全都疯狂起来,许多鱼有好多好多证据可以证明,甚至她接下来写的书也能证明她的才华。

    “在监狱里我对你不错。”心理医生狰狞找到许多鱼,她没办法忍受自己失去一切,成为落水狗还要赔偿出版社一大笔钱,她捉狂:“你这是玩恩负义,我对你的好,扪心自问,如果不是我,你能在监狱里享受那么好的待遇吗?”

    许多鱼淡淡地讲:“可是你想过让我去死,你该庆辛我爱人不希望我手沾血污。”

    心理医生在感冒的时候给吃的药有问题,如果不是许多鱼见到的知识一下子就会记住,恐怕她真的中招了。

    心理医生说:“你都知道?你还能若无其事和我交流,你是魔鬼,你简直就是魔鬼!你应该再去监狱里才对!!”

    许多鱼戴着手套的手捏着这个疯狂女人的下巴,冷冷让保安把对方赶跑。

    许多鱼从监狱里出来,她的名声不是很好。

    可以说知道她过往的人还记得当初那件轰动的案件——

    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掩盖,苏家的人现在还厌恶她到骨子里,不和她见面。受不了她的纠缠才告诉许多鱼,苏晓晓逝世了。

    埋葬在哪里,什么时候逝世,为什么都不告诉她。

    没有人告诉许多鱼。

    她们恨不得她马上去死。

    许多鱼不觉得自己错了,可是苏晓晓想要她当个好人,她就当好人。

    好人就是要帮助她人——

    她对自己帮助的人心里从来都没有怜悯,她用道德三观束缚住自己,渐渐地所有人都以为她改过自新,她创建的基金会受到无数嘉奖,她从来不贪污,也不容许贪污。

    国民都信任她的基金会。

    账目一笔一分都是公开。

    她努力为残疾人寻找适合她们的工作,为贫困山区的孩子送去温暖,为火灾丧生的人赞助费用,很多很多建设都有她的身影。她在笑着,可是只有她知道,她是一个冷漠的人啊。

    这是赎罪吗?她真的错了吗?

    她不知道,没有人教过她这些,所有人都在夸她是对的,那她就是对的吧。许多鱼改过自新了。

    可是苏晓晓呢?

    她怎么不过来夸自己?

    如果有机会的话,许多鱼相信自己哪怕是装,也在苏晓晓面前,在所有人的面前装一辈子傻白甜好人,她从来不会因为别人的感恩而心动,可是她愿意因为苏晓晓而当好人。

    她受到了无数国家级奖励。

    老死在病房里。

    长命百岁,孤独终老。

    平行世界,许多鱼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稚嫩细弱,这不是属于一个老人家改有的手。她几乎是不敢相信,身体好像变小了,相貌是她年轻的时候,她都快忘记了,自己那时候长什么样。

    那苏晓晓在不在?

    她的爱人,捂住扑通扑通乱跳心口的许多鱼拼命寻找,可是没有,她爸这辈子的妻子是苏晓晓,可是见到她的第一眼她就知道,那不是她,这个世界没有她,她在哪里,在哪里……

    许多鱼的轨迹比上辈子完美。

    她想做什么都可以做到很完美,上辈子的作家,这辈子的医生,她变成了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挑战一个个手术,成功率百分百,她认真严苛,对工作的态度认真,轨迹也很平稳。

    可是她还是没有遇到她,直到临死前,她听到有人在她耳畔呢喃。

    【你想见到苏晓晓吗?轮回百世即可……】

    她想见到她吗?两辈子的执念,她都当好人了,是应该点头才对。

    许多鱼瞪圆了眼睛,摇头说:“你能不能帮我告诉她,多鱼知道自己错了,多鱼很想她,很想她,她愿不愿意原谅多鱼。”

    一滴委屈的泪水流了下来。

    病床上的许多鱼渐渐地没有了呼吸。

    ☆、番外:轮回之初

    世界中转站。

    苏晓晓决定给自己休了一个长长的假期, 她的工资涨了, 绩效考核也得到非常木奉的成绩。

    再没有比这更加让她开心的事情了。

    她捧着茶杯, 给系统打了五分好评后, 在系统询问要去哪里玩耍时候,它好方便安排的时候。

    考虑了好一会说:“我要回家看看。”

    苏晓晓是隶属万千世界一个小世界的土著, 原本系统原本要绑定的合作伙伴是她的姐姐苏童年,一个完美的女人, 没想到当时苏晓晓和苏童年吵架, 苏童年一激动打了苏晓晓一巴掌。

    连同系统发s,he目标的系统被抽到了苏晓晓身上。

    系统也觉得自己好绝望, 在它看来,换成苏童年的话任何世界任何任务都会游刃有余的被解决掉, 苏晓晓的话它要调.教好久才能放出来干活。

    她要让她学会现代人和古代人的生活方式, 教她日常常识,培训她。

    都这样了完成度简直差强人意。

    所以一开始系统它和苏晓晓才彼此间那么厌恶。

    现在两个人摩擦的情况变好多了。它对没有绑定苏童年这件事的执念也淡了很多。

    系统也拿了奖金准备愉快的去玩耍,就和苏晓晓约定好送它去度假, 利用时间差的漏洞,让苏晓晓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这个小世界现在是民国, 苏晓晓的姐姐苏童年是一名潜伏双重的间谍。

    在特高课(间谍部门)上班, 能够把人玩弄在鼓掌间,轻易间就编制出好几个逻辑通顺谎言。

    她妩媚多情,任凭再冷硬的心肠在她的心里都会化做绕指柔,可是她如果刑讯逼问别人的时候。

    她的手段比许多前辈都还要惨烈。

    能让人生不如死。

    其实她背地里的身份是为国家做事。

    苏晓晓现在才想明白。

    苏晓晓一身小洋裙,打着洋雨伞慢悠悠总在老上海的街道上, 苏童年把她保护的很好。比起周围为生计忙碌的国人,她可以说是蜜罐里泡大的小公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旗袍、拿着警棍的警察、黄包车的、西装便服。

    老旧音响播放的一曲歌在她耳边响过,现在是大动荡的年代,忙忙碌碌汇聚成一副生动的画面。

    苏童年和人商谈好事务,分开时她看到了她的妹妹。

    前几天和她吵架后就搬到旅馆住的妹妹,她看起来无所事事的样子,眉头紧蹙,像是在哀愁什么,明明年纪不大,苏童年却在她身上感受到一股沧桑感。

    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啊。

    苏童年摸着下巴,这几天做了一个梦,梦到她的前世今生,一个很有趣的梦境。

    她笑着吩咐秘书自行离去,拦住她说:“晓晓,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不会逼你。”

    苏晓晓诧异挑眉:“……”

    她打量着她。

    她都快忘记她们吵架的内容了,是因为什么呢?

    时间好久好久,久到她都忘记了。

    “我们去吃饭吧。”她揉揉她的眉头:“去吃鱼好吗?”

    “为什么吃鱼?”

    “突然想到了许多鱼,去不去?”

    苏晓晓有很多话想要和苏童年说。

    可是她发现自己在她面前,学到的成熟顷刻间都崩解开来。

    她笑着说:“好,我们去。”

    苏童年牵住她的手:“这次回家你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就离家,让我担心,现在这个世道混乱着,一个女孩子家住在酒店我也很苦恼,我知道你对我工作不满意,可是我也是为了生存啊。”

    苏晓晓抿唇,她从前都不耐烦听苏童年讲这些,她以为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两个人会有隔阂,她以为她见过繁华的世界会嫌弃这个地方,可是她还是很喜欢这个地方啊。

    这是她的根,她的世界。

    阳光明媚,清风徐徐拂面。

    苏晓晓觉得她恐怕要放好长好长的假。

    全书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