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G L 百合 > 相亲结束后

章节目录 相亲结束后 第26节

    总之,《同生》首日上线, 好评如潮,看过的都说好。

    一周后,剧版《同生》冲上电视收视率排行第一,同时成为本年度周播放量最高的电视剧,狠狠打了所有不看好这次影视改编的人的脸。

    之前说打死都不看电视剧的漫画粉微笑着说“真香”,说柳知夏能演出柔姐万分之一就手抄新华字典的朋友已经抄了18页了,说《同生》能火他就买十次热搜的朋友则默默弃号了。

    这个秋天,《同生》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网爆款,柳知夏饰演的柔姐把男粉女粉迷得死去活来,天天在下面喊老公。

    按理来说,这样火爆的柳知夏应该会有很多代言和新剧本,但无奈的是,她的合约几个月前就到期了,现在根本就是在单干。菀姐担心她拿不到好资源,不建议她续约老东家,可是以她当时的人气,换新东家也不会给她多好的资源,顶多能打造出一个短命流量小花,没几年就能糊穿地心。

    于是菀姐让她等,等到《同生》播出,如果她能大爆,新东家也会高看她一眼,如果不能大爆,另当别论。

    现在她等到了,几家公司听说她现在没有合约在身,立刻抛出橄榄枝,在菀姐的帮助下挑选出一家条件最好的公司。

    柳知夏问菀姐,自己走了以后她是不是只能从新人带起了,菀姐没说话,她想了想,问菀姐想不想跳槽。

    三天后,柳知夏签约新东家皇霖娱乐,陈菀跳槽皇霖,继续做她的经纪人,工资翻了两番。

    从这天开始,陈菀不再说她“完蛋玩意儿”,改口叫她“小机灵鬼儿”。

    签约新公司,工作自然多了起来,知名度也一天比一天高。短短一年,柳知夏已经栖身三线女星,拿下一次观众评选的视后,还为时尚界颇为权威的某杂志拍摄了封面,采访登上头条。

    事业发展起来,柳知夏和郁菲难免开始聚少离多,但每天再忙,她都要给郁菲发一张比心的照片,告诉她自己有多爱她。

    郁菲严重缺乏的安全感一点一滴积累起来,曾经分开两三天就会焦虑不安,现在两人分别一个月,她也可以心平气和地接受。

    《倚剑长歌》仍在连载中,预计还要一年才能完结。虽然已经连载近两年,这部漫画依然在各大榜单排行上居高不下,《同生》的成功更是吸引了数家公司,想要早一点买下这份由大爆潜质的影视版权。

    然而作品还没有完结,变数太多,郁菲不想这么早卖出版权、被迫将故事发展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于是果断拒绝了所有公司,继续默默创作。

    在柳知夏事业蒸蒸日上的这一年里,漫画家郁菲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总有些活在y-in暗世界里的人见不得别人好,时不时扒开她曾经被老师s_ao扰的旧料想要刺激她,不过这时候,她已经对这件事无所谓了。

    她不再惧怕那些好像能吃人的嘴,看似恐怖的流言蜚语,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不具任何威胁了。

    她喜欢这样的自己。

    第一次成功无视网络喷子的那天,她在日记中写道——

    “知夏曾对我说:‘烦恼、恐惧都是人类正常的感情,它们不是一定要排除的异物,相反的,你应该顺其自然,学会接纳它们。’我那时不懂,明明这些就是折磨我十几年的东西,为什么要接受它们呢?现在我想通了,人之所以有烦恼,正是说明他有着对生命完美的追求,这不是一件应该烦恼、自卑的事,而是一件值得欣慰快乐的事,毕竟没有追求的生活很乏味无趣不是吗?既然想要过得更好,那就接纳全部的自己吧,我现在很好,未来,我会做得更好。”

    《倚剑长歌》完结后,郁菲办了人生中第一次签售会,还是全国十个城市轮签。

    轮到S市时,已经半定居在汪采茉那里的新晋影后白玥亮相签售会,为郁菲带来一大波热度,当天销量是前一场销量的十倍。

    签售会结束,大家一起去吃火锅庆祝,郁菲问白玥,为什么会来助阵自己的签售会,白玥笑眯眯地说:“报恩啊。”

    郁菲想到半年前汪采茉哭唧唧地和自己说“劳资被白玥那个披着羊皮的狼吃干抹净了”,好像有点明白了。

    看来,自己这个在中间y-in差阳错牵线搭桥的红娘做得还不错……

    吃饱喝足,白玥突然特别八卦地凑过来低声说:“郁老师,我一直特别好奇一件事,但是这件事很不礼貌,我问了以后如果你被冒犯了就对我笑笑,如果可以回答,请一定要回答我。”

    郁菲有种不祥的预感,她抿抿唇,让白玥继续说。

    白玥笑得跟个纯洁无害小羊羔似的,嘴上问的却是——“你和柳知夏谁是攻啊?”

    郁菲:“……”

    她老脸一红,脑袋里飞快闪过无数自家女朋友穿着各种可爱小衣服,勾|引自己过去对她为所欲为的画面……

    老干部活活被改造成老变|态的郁菲一脸正经地回答:“我们生活上没有较为强势的一方。”

    “所以是互攻?”白玥咂咂嘴,“我还以为柳知夏一定是个受呢。”

    郁菲想到小白兔偶尔也会晃着耳朵把她压在身下酱酱酿酿的画面,决定为她正名一下:“不全是的。”

    这天晚上,郁菲被各种回忆勾得心痒,想某个小妖j-i,ng想得睡不着觉,爬起来偷偷摸摸地画画。

    上色时她实在太困,便开着电脑回屋睡觉,谁知柳知夏提前结束了外景拍摄工作,说好明晚才能回来,结果今天一大早就赶回了家。

    专门给郁菲画画的工作间木门开着,柳知夏放下行李箱,走进工作间,发现电脑屏幕正循环播放着屏保图片。

    菲菲睡前没关电脑?柳知夏晃晃鼠标,屏幕上se|情的画稿映入眼帘,看得她下身一紧,扔下鼠标直奔卧室。

    郁菲听见动静睁开眼睛,但还没清醒,迷迷糊糊喊了声“知夏”,结果听对方说:“原来我家菲菲最喜欢后入的姿势呀~”

    郁菲:!!!

    最后一点瞌睡被赶跑,她起身就要去删掉自己昨天的杰作,柳知夏却一把摁住她,继续说:“还喜欢看我穿那件红色透明的纱裙,嗯?”

    郁菲:“………………”

    没脸活下去了!

    柳知夏笑嘻嘻地抱着她说:“择日不如撞日,我现在就去洗澡换上。”

    郁菲:“…………………………”

    柳知夏去洗澡的时候,刚刚还羞愧得想要自尽的郁老师,悄悄洗干净手,然后缩进被子里听知夏洗澡的水声。

    好……好吧……

    她承认……

    其实……

    她也有一点小期待呢!

    ☆、番外4:白&汪

    汪采茉从未想过有朝一日, 她会坐在白玥的保姆车里, 和她一起看……

    小黄漫。

    最近一段时间, 两人经常一起聊18|禁话题, 她原以为她的白宝宝是全世界最纯洁的一张白纸,现在发现, 从j-i,ng神层面上讲,这张纸比橙汁都黄。

    汪采茉痛心疾首, 当即给她改了个备注:黄宝宝。

    前两天, “黄宝宝”说她马上到S市拍节目, 汪采茉琢磨着尽个地主之谊,请她吃饭拉拢感情, 结果“黄宝宝”说:“不搞那么麻烦了, 我让助理买点吃的,你来我保姆车上吃。”

    汪采茉当时还挺高兴,保姆车有时候就是艺人另一个家, 忙起来的时候艺人可能要在车上住个一两天,所以很多人会仔细布置自己的保姆车, 让车里多一些生活的气息。

    “黄宝宝”邀请她上保姆车, 四舍五入就是邀她进家门了啊!

    结果她刚美滋滋地答应, “黄宝宝”又说:“你那里有工口实体漫画吗?最好是XX老师画的系列同人本,前几年经纪人把我珍藏都给扔了,好想重温啊。当然了,有新本更好嘻嘻嘻~”

    汪采茉:“……”

    她家黄宝宝人设崩得有点厉害,容她缓缓:)

    今天, 白玥录完上半场节目到汪采茉的工作室找她,两人一上车,没有多余的寒暄,直接进入一起看漫画的正题。

    ……

    【一排河蟹整整齐齐地爬过去。】

    ……

    汪采茉平时看这种漫画明明都是面不改色的,现在竟然可耻地脸红了。

    白玥好歹是她女神啊!和女神一起看小H漫是什么丧心病狂的c,ao作啊!

    还有!朋友你晚上还要去录节目,现在看这种东西合适吗!

    与她相反,白玥倒是越看越来劲儿,助理买来晚餐送进来,她把定食沙拉分给汪采茉一份,一手叉青菜吃,一手继续翻看漫画。

    汪采茉:“……”

    对着H漫吃饭又是个什么c,ao作。

    汪总在这一刻彻底明白,她奉为女神的白玥同学已经在自己面前彻底放飞自我了。

    她真是高兴……又心痛着。

    等她看完自己带来的三本漫画,汪采茉神色复杂地问:“你看满意了吗?”

    她带来的漫画都是XX老师这两年新出的,白玥没看过。

    白玥将书整理好,塞回汪采茉带来的手袋里:“哎,老师最近的风格越来越固定化了。听说她找了个比自己小的女朋友,从那以后只画年下。说实话我不太喜欢年下,年上才更有味道嘛,当然了,老师画的姿势还是不错的,s_ao话和dirty talk用得也不错……”

    她滔滔不绝地发表看法,汪采茉不受控制地默默算了下自己和白玥的年龄差,发现自己比她大了三岁,瞬间心安。

    俗话说的好,女大三,抱金砖。

    没错,她就是一块货真价实的金砖!

    不过看白玥对某些事情了解得如此清楚,汪采茉难免有些好奇她有没有过ex,或者仍在秘密交往的现任对象。

    等白玥说开心了,汪采茉撑着下巴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问:“你……有没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啊?”

    “嗯?”白玥愣了一下,“我母胎solo,怎么这么问?”

    汪采茉的心倏地落回原处,她总不好说自己怀疑她是老司机,于是用不正经的调调回答:“就是想知道这么可爱的姑娘是不是名花有主。”

    白玥又问:“那现在你知道我名花没主,有什么打算吗?”

    汪采茉说不出话了。

    她打着哈哈跳过这个话题,晚上回到家里拉着郁菲叨叨了一个多小时,让她帮自己分析白玥有怎样的心理活动。

    郁菲硬着头皮给她分析了一遍,然而白玥和她的相处模式太过奇葩,没有旧例参考,只能靠一些细节来判断。

    比如白玥和她一起吃饭时一定会挨着汪采茉,点菜时点的基本都是汪总喜欢的菜——这可能是艺人对投资商爸爸的狗腿行为。

    比如白玥最近闲着没事就给汪采茉发消息,看到个有趣的店名都要和她分享——这可能是朋友之间的分享欲。

    比如白玥开始在微博上和她互动,夸她设计的服装——这可能是对汪采茉金主与朋友两种角色的双重鼓励。

    比如白玥和她一起看小H漫时,总是会俏脸微红地看着汪采茉,眸光如水——这可能是正常的害羞。

    再比如白玥每天和她说早安晚安,去哪工作都给她打卡,推了几个吻戏也要告诉她——这可能是……

    这就是不正常。

    郁菲觉得,种种迹象表明,白玥对汪采茉确实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但这种事情,还需要和当事人面对面确定。

    汪采茉对此的回复是——

    一块馍:你说了和没说的区别的哪里[生无可恋的眼神.jpg]

    郁菲:“……”

    所以她真的不擅长分析感情嘛!

    最后,汪采茉决定还是面对面试探下白玥。

    白玥又一次到S市录节目的时候,两人再次相约保姆车看小黄漫。汪采茉抱着三本书,对她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左右没事,白玥欣然同意。

    汪采茉指着怀里的书说:“游戏叫真心话大冒险,你每得到一本书,都要选择一次真心话或者大冒险。”

    第一本书,白玥选择真心话。

    汪采茉吞吞口水,问她:“说实话,我好奇很久了,你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

    “我喜欢我喜欢的。”白玥答非所问。

    汪采茉摇头:“不行,得准确回答。”

    白玥没办法,只好说:“女的吧。”

    汪采茉呼吸一滞,默默递出一本书。

    白玥笑眯眯地接过,白皙的脸不知何时晕染上淡淡的红,她低着头说:“下一本我选大冒险。”

    汪采茉深吸一口气,说:“我一直搞不清自己的性取向,从小到大我很少喜欢别人,漫画家最喜欢郁菲,明星最喜欢你。不过郁老师现在有主了,我不能乱碰,所以我想……”她感觉自己应该是史上铺垫最多的“大冒险”了,“……我想让你抱我一下,就要你演偶像剧时和男主那种拥抱,让我看看自己能不能对同性产生点特别的感觉。”

    她说的又多又啰嗦,白玥却听得很认真。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白玥放下手里的书,忽然倾身过去,手指状似无意地划过她的腰侧,然后搂住她的腰,软软地偎在她怀里。

    片刻后,白玥抬起头,在她耳边轻声问:“这样可以吗?”

    香风吹过耳畔,卷起心尖上阵阵涟漪。

    在这一刻,她无比佩服柳下惠,美人在怀,他到底是怎么保持坐怀不乱的?!

    温香软玉在怀,汪采茉闻着她发间淡雅的香气,身体几乎失去控制,想要将她压在车上,吻她娇软可口的唇,让她的眼睛里装满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汪采茉觉得现在已经不是她试探白玥了,更像是白玥在试探她。

    幸好白玥抱了一会儿就松开了她,然后向脸红到脖子根的汪采茉问道:“汪总得到答案了吗?”

    “得到了得到了,”汪采茉嗖地把第二本书给她,匆忙转移话题,“第三个你选什么?”

    “选真心话吧。”

    白玥看着汪采茉抓过桌子上的咖啡来了一口,虽然脸上红的厉害,但是汪总不愧是汪总,这时候依然一脸镇定,好像脸红的人不是她自己似的。

    喝完咖啡,假镇定的汪总开口道:“你最喜欢什么样的生活啊?”

    其实这不是她最想问的问题,她最想问的,是“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可是她今天的试探已经很破格了,不能再深入了,她不是把感情当儿戏的人,如果真的认定白玥,她希望自己的态度可以更真诚一点,比如来个循序渐进什么的。

    但是有些人似乎不想循序渐进。

    白玥看着她的眼睛,勾起娇艳的红唇,慢声说:“有你的生活。”

    汪采茉差点原地晕过去。

    白玥撩妹技能满点,她好像比不过人家。

    驰骋商场的汪总此时此刻在情场上遭遇劲敌,稍作冷静才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说:“哎呀,小嘴很甜嘛!”

    “甜不甜的,你尝一下知道得更清楚。”

    下一秒,她又一次贴近,温柔地吻住汪采茉因惊愕而半张的两片唇瓣。

    唇齿纠缠,汪采茉终于明白,今天想要做试探的,不只是她一个人。

    事实上,白玥把她试探得更清楚。

    本来贴得结结实实的窗户纸被捅破,汪采茉也不再矫情,抬手将白玥拉得更近,压住她的后脑,更深入地探索她口中究竟有几分香甜。

    答案当然是——满分的香甜。

    这一天,白玥根本没时间再去看什么漫画,而是对汪采茉看个不停。

    “试探我,嗯?”她笑得纯洁无害,汪采茉却觉得她现在像个大尾巴狼。

    总而言之,她们两个算是正式确认关系了。

    想了想,汪采茉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从我看完小黄漫以后,春梦对象变成你的时候。”

    汪采茉:“……”

    女神的形象真是崩得十分彻底呢:)

    不过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汪采茉皱着眉问:“所以你以前的春梦对象是谁?!”

    白玥撑着下巴,歪头看她:“馍老师。”

    汪采茉:“……”

    是她输了。

    她们两个的感情中掺杂了太多小黄文和小黄漫,这注定汪采茉得不到郁菲那样纯洁如校园文的爱情。

    在一起没到一个月,白玥借宿在汪采茉城郊的别墅里。晚上10点之前她还装的像个纯洁无辜小绵羊,等汪采茉洗完澡出来,她一把撕开自己身上的小羊皮,把比自己矮了将近十厘米的汪总摁在床上,彻底变身大灰狼。

    更要命的是,【又一排河蟹整整齐齐地爬回来~】

    汪采茉欲哭无泪。

    说好的不喜欢年下呢?

    说好的年上更带感呢?

    她这块大金砖怎么就被压在下面翻不上去了呢?

    很久以后,断更很久的“我是馍馍”突然开始更新各种小H图,题材全是百合年上。

    比如霸道女总裁艹哭包养小明星,比如温柔大姐姐对热情小狼狗……

    粉丝们纷纷奇怪馍老师为何转换画风,唯一知情的郁菲,一脸沉重地给只能靠做梦反攻的霸道女总裁发了句“加油”。

    汪总的年上之路……

    还真是任重而道远呀。

    【番外完】

    画外音——

    作者君:我谢谢你们二位,为我达成了第一次锁章的成就。

    白玥: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低调开车。

    汪采茉:( ̄ε(# ̄)闭嘴吧你!!!!!

    作者君:……

    白玥:……

    汪采茉:……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作者君:没有,就是河蟹以后字数不够了,我在憋。

    白玥:……

    汪采茉:……你也给我闭嘴吧!!!!!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