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言情 > 橘子香水

章节目录 橘子香水 第15节

    “哎!你小心腿。”谈知被撞的往沙发上靠了下,身体打了个晃,“不疼么,还不老实坐着。”

    “不疼,我开心,嘿嘿嘿!”窦慵傻笑着去亲谈知的耳尖,“真好,有谈哥在真好!”

    谈知伸手拍了拍窦慵后背,“行了,这回踏实了吧?”

    “嗯。”窦慵说:“谈哥,我以后要在离你最近的店铺干活,哪也不去,天天和你待在一块儿。”

    谈知笑了笑,“窦老板这样可屈才了,你们主任还指望着我能劝你为了科学和学术做贡献呢,说你当个商人太浪费。”

    “学术工资低啊,咳。”窦慵说:“反正以后不管我做什么,我都会和谈哥在一块儿。”

    谈知摸了摸他的头,“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

    “不,以后的事儿现在打算!”

    “行,随你。”谈知说:“我去给你买点吃的,想吃什么?”

    “我不饿,哥你没骗我吧?”

    “什么?”

    “他们俩有没有对你不客气或者不礼貌,你一定要和我说,别让我自己猜,我自己猜那可就是乱猜了!”

    “没有,真的聊得挺好的。”谈知说:“不信看你微信。”

    “微信怎么了?”窦慵说着拿出手机,发现自己家里的那个群现在正热闹着,他往上翻去。

    群名:一家人。

    “不是亲爹”把“谈知”拉进了群组。

    老程:恭喜咱家终于出现了一个高学历!

    老程发出了一个红包。

    不是亲爹:程哥说的没错,我真是觉得那龟孙儿配不上谈老师!

    不是亲爹领取了红包。

    不是亲爹:不是啊老程,怎么就一块钱,你也太他妈抠了!

    老程:知道你会抢,先试试水。大头要给谈老师。

    不是亲爹:……*(&*(&#%……&*(

    窦慵:龟孙儿说的是谁???

    “不是亲爹”把“窦慵”请出了“一家人”的群。

    窦慵:“???”靠?!

    谈知笑了起来,肩膀一直抖。

    “你还笑!”窦慵愤怒了,“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谈知摆摆手,笑够了才说道:“你爸是个挺有意思的人,很多想法也很超前,和年轻人差不多。”

    “你就直接说他是小孩儿得了!我爸就是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儿,程叔还由着他陪着他撒疯!”

    “挺好的。”谈知说:“他要是不这样,还不一定能教出你这样的儿子。”

    “你就别抬举他了,”窦慵撇撇嘴,“他听到还不得乐死。”

    “你爸这是难得糊涂。”谈知看得很透彻,“他何尝不想让你娶妻生子,像其他年轻人一样老有所依,膝下天伦,可他知道他没法改变你的主意,不如高高兴兴妥协,从一开始就表明站在你这一边的立场,能做到这种地步的人,格局很大,看得很开,是个洒脱的聪明人。”

    “我爸不喜欢孩子。”窦慵说:“他不想抱孙子,别给他贴金,他但凡喜欢小孩儿,也不能从小把我当个风筝养。”

    谈知愣了愣,神色柔软起来,“你受罪了。”

    “不,如果我不是这种性格,兴许你就不会喜欢我呢,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怎么都值,反正过去已经成了过去式。”

    谈知握了握窦慵的手,“好了,我去叫楚明翰回来给你弄完。”

    “谈哥,这个纹完了我生活不能自理啦。”

    谈知站起来,抱着胳膊看他,“嗯?”

    “真的呀,我不能洗澡,走路都一瘸一拐的疼,一个人的话很不方便啊。”

    谈知笑了笑,“所以?”

    “所以让我去你那住吧!”窦慵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不麻烦的,吃的也不是很多,等我好了,还能给谈哥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看家护院都行!”

    窦慵这一出可不仅仅是暂住几天,那就是要明目张胆的进自己家自己房间自己的床,想和自己同居。

    以前窦慵就提出过一次同居的事,那时候俩人的关系还没现像在这么放的开,他就没同意。

    现在看来,再不答应有些说不过去。

    这小子倒是y-in险,一环扣一环的给自己下套!

    谈知垂眸看着他,好半晌才说道:“我考虑一下。”

    窦慵看着谈知转身离开的背影,默默地握拳比了一个“yes”!

    第 37 章

    窦慵和谈老师的同居生涯正式开始了。

    不得不承认,单身久了,看一个瘸子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都觉得眉清目秀的,谈知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忙碌的窦慵,说道:“简单做一点吧,你腿不疼么。”

    而且窦慵这个姿势太奇怪了,跟夹着蛋了似的,让人看着都难受。

    “还行,快好了。”

    窦慵可不知道谈知心里在腹诽什么,他觉得做饭一点都不麻烦,尤其是给谈老师做。他是个热爱厨艺的人,这一点一般人很难看出来,只是没人有机会吃到他做的饭,他朋友其实少得可怜,且现在基本都不怎么联系了,他觉得谈知是他的爱人,是他的良师益友,除此之外,他还可以找他两个爹爹聊天,他这个人活的没心没肺,不需要太多倾诉对象,也不怎么爱玩,实在是个忠厚老实的人。

    这样自我感动了一番,又觉得自己和谈知属实般配,他做饭,谈知吃,两边都很满足,他不觉得自己是在单方面的付出,感情里计较成本的人才是傻子,下厨能得到快乐,他现在就很快乐,至于能快乐多久,他不知道,但是无所谓。

    谈知把菜端出去,顺手很不经意的在窦慵脸上亲了一下。

    窦慵愣了愣,眼里略过惊喜的神色,下意识就想追出去亲回来,随后“啊”了一下,一个不留神,真的扯到蛋了。

    毋庸置疑的,谈知现在已经开始真正接纳窦慵,并且还做出很“不谈知”的举动加以回应,窦慵非常惊喜,觉得自己好像能进行下一步目标了,只等自己腿上的纹身完全好了。

    坐在沙发上,谈知已经帮他盛好了饭。

    看着近在咫尺的谈知,还是那个斯文干净的谈知,他觉得人生里真的有很多美妙的事发生。

    就在小半年前,这个人他还不认识,这样美好的人,还不属于他,他们二人还毫无关系。

    而现在,谈知已经成了自己的人,谈知是他窦慵的。

    窦慵闭了闭眼,人生会有很多变故和辛苦,但所有的一切在自己追求的拥有后,都成了一场最好的馈赠和嘉奖,他会珍惜自己所得,不会做一个辜负的蠢货。

    是夜。

    谈知躺在床上,紧闭着眼,手指抓着床单,额头有细汗沁出来,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就像一道可口的盛宴,让人看着就心动不已。

    “谈老师。”窦慵伏在他身上,轻轻地叫了一声。

    谈知微微睁眼看他。

    “我要进去了。”

    “别和我说!”谈知重新闭上了眼,羞恼的额头上青筋都鼓了起来。

    窦慵笑了笑,有种欺负老实人的错觉,可是,“谈哥,不提醒,会疼。”

    谈知嘴唇动了动,“提醒就不疼了?”

    “也不是……”窦慵说:“提醒了,是有准备的疼。”

    “不做就滚!”谈知恼羞成怒。

    “别啊!”窦慵赶紧亲了亲谈知的耳朵做安抚,天知道他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了,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放过他就不是男人!

    谈知叹了口气,窦慵这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等到现在,也算是有心了,完全的尊重自己,而且他相信,他现在要是不愿意,窦慵会放过他的。

    他也不想再等了。

    都是成年人,何况说到年龄上,是他老牛吃嫩草占便宜了。

    谈知不是个过分自卑自负的人,于情于理,窦慵这样的条件,配他绰绰有余,再矜持,那就是他自己有什么问题。

    谈知咳了声,“能关了灯吗?”

    “不能。”窦慵握着他肩膀轻声道:“谈老师,看清我。”

    一阵酥麻顺着耳朵爬进去,瞬间席卷了全身。

    谈知心神悄悄震了震,睁眼看向窦慵的脸,对上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忽然心里前所未有的平静踏实。

    “窦慵。”

    “嗯。”

    “开学前跟我回家一趟。”

    窦慵愣了愣,喉结滚动了一下,眼里有着不敢相信的神色,小心翼翼道:“谈哥?”

    谈知笑了起来,补充道:“以男朋友的身份。”

    窦慵眼窝一热,狠狠的亲了谈知嘴唇一口,“谈哥不许骗人啊!”

    谈知被这一下撞的牙齿都有些疼,“啧”了一声,“不骗你。”

    早晚都要去,还不如早点定下来。

    “谈老师抱抱!”

    窦慵扑过来压了上来,声音里带着些许哽咽,像个小孩子一样。

    谈知拍了拍他肩膀,“你一直很有分寸感,以后在学校我们就像正常师生一样听见没,你还年轻,这关乎你的名誉。”

    “我才不在意自己呢。”窦慵闷闷道:“我更在意谈哥的羽毛,我会注意的。”

    “我对你放心。”谈知把手放在他后背上,“顶到我了,要不继续?”

    这孩子……怎么没一点普通小青年的激动呢?难道是自己的身体没魅力吗?这孩子到这份上都还更在意俩人以后的事,真是不知道让他该感动庆幸还是该沮丧的好!

    窦慵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个小青年是很激动的,并且持久到让谈知有些怀疑这孩子是不是睡过很多人了才显得这么有经验,娴熟到出现信任危机。

    谈知什么都没记住,满脑子都是窦慵腿上那条刻着两人名字的锁链,伤口还没有全部愈合,红黑相间的链条若隐若现,性感而疯狂。

    他疲惫不堪的时候,拼着最后一丝残存的理智,把枕头下面一个盒子拿出来,抓住窦慵的手十指相扣,把一枚指环戴上。

    然后他就彻底昏了过去。

    ……

    兴许是太过于劳累,谈知做了一场很凌乱又漫长的梦,里面杂七杂八,大部分都是他和窦慵待在一起的场景,还梦到自己的朋友,自己的妈妈和继父。

    好多和窦慵相处的片段,他竟然从上帝视角看见了自己。

    他看到自己在笑,嘴角上扬着,看到自己为了窦慵频频转换自己的情绪,为了窦慵吃醋,担忧,恼怒,甚至失落难过和心疼。

    梦的最后,他看到窦慵对自己求婚,亲手给自己戴上了戒指。

    他笑着说:“这戒指是我买的,你可不能用它来求婚。”

    窦慵也笑了,凑近他耳朵轻声道:“戒指你买,话我来说,好不好?”

    谈知问:“什么话?”

    窦慵清了清嗓子,“咳,谈老师,我——”

    ……

    谈知猛地就醒了过来。

    手上有一个冰凉的东西,窦慵坐在床边,手里握着一杯水。

    谈知眨眨眼,窦慵脸上的笑容和梦境里重叠,让他一时间不确定是不是已经回归了现实。

    “还疼吗?”窦慵问。

    谈知摇摇头,“我刚才梦到你了。”

    窦慵笑了起来,看了眼彼此手上的戒指,说道:“梦到我什么了?”

    “梦到你和我求婚。”谈知说:“还对我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窦慵眯起了眼睛。

    “什么话,”谈知说:“应该你对我说才是。”

    “好。”窦慵站了起来,定定的看着谈知,突然就单膝跪地,从背后变戏法般的拿出一束鲜花来,仔细看上面有两张机票。

    “谈知,我们去领证。”窦慵说:“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完———————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