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B L 同人 > [快穿影视]大型揭秘现场

章节目录 [快穿影视]大型揭秘现场 第20节

    孟七注意到此刻庄强身上的灰念已经消失不见,只听他继续说道:“燕娇被她爸送到法国是我提议的,为的就是让你们再也见不着一面,后来也是我拦下你们的信交给燕娇她爸的,之后我就真的没有再做过别的事了……”

    大翔的球员手挽手筑起一道人墙,庄强看着远处被球击倒在地鼻青脸肿的王多鱼,“多鱼!等我拦下这个球,我他妈就不欠你的了!”

    开台上的观众们不自觉的为这个奋战到底的球队鼓着劲,大翔筑起的人墙挡住了一颗颗飞来的球,恒太的球员最终没有踢进两位数,孟七看着王多鱼和庄强一笑泯恩仇,此刻庄强身上的灰念已经彻底消失殆尽。

    “去找她吧,她在老地方等你。”球赛结束,庄强扔给王多鱼车钥匙,咧开嘴笑的样子仍是十分油腻。

    “祖宗!今天你放假!我回来给你烧纸!”

    王多鱼对空中的孟七打个招呼就离开了体育馆,庄强又以为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心想烧纸应该不是他想到的意思吧?王多鱼难道要为了女人灭自己兄弟的口吗?

    赶到两人定情的西虹大学老足球场,王多鱼找遍了看台都没有发现燕娇的身影,此时视频电话铃声突然在口袋里响起。王多鱼接起后只见对面出现了被五花大绑昏迷不醒的燕娇的身影,也伴随着一个男人疯狂的笑声!

    另一边,孟七打开翻看着王多鱼的功过簿册,上面清晰的记录着王多鱼倒霉透顶的一生,直到今天晚上六点整结束,他会死。

    时空节点的支柱是有时效的,当然,如果这个节点支柱死了,下一个自然而然就会出现。孟七只需要等到今晚六点整就可以离开这个休整时空,用在这个节点凝练成功的魂体进入到自己的新身体里。

    “咱们大翔虽然输掉了这场比赛,但是,我们虽败犹荣!我们的团队j-i,ng神,依旧是不可战胜滴!!”

    马教练带着自家球员们站在记者面前口号喊得热火朝天,衬托着一旁的恒太球员虽然赢了比赛,依旧丧气的仿佛输掉了比赛至今为止所有的脸面。

    恒太的队伍站到领奖台上时,整队的气氛已经晦暗到了顶峰,孟七好玩的想要站在大翔中间假装自己也拿到了名次,谁知转身却无意看到恒太那边一个西装革履y-in沉沉的脸,还有他周围犹如实质,快要变黑的灰雾。

    “你好!你也是大翔的球迷吗?我是他们的经纪人,我叫夏竹。”

    纤细的手伸到孟七的面前让他愣住,片刻后反应过来,孟七忙握上她的手笑道:“你好,我想问一下那边那个人是谁?看样子不像是恒太的教练。”

    夏竹艰难的把视线从孟七好看的脸上撕下来,顺着孟七示意的方向看过去,恍然大悟的解释道:“你是说他啊,他是主办方联合的足球公益基金会的董事,听说他是黑道起家的,不过他能和大家一起做了这么多年的公益,我想大家应该已经不在意他早年的事了吧。”

    夏竹最后的话当然是捂着脸悄悄的对孟七说的,孟七听完点点头对夏竹露齿一笑,钻入人群中消失不见,等夏竹害羞完抬起头,只和她说了一句话的帅哥已经又不见了踪影。

    孟七察觉到自己已经可以现身的时候清楚的意识到,王多鱼快要死了,还有两个小时,离六点整只有不到两个小时了。

    可能是车祸?还是别的什么死法。

    彻底隐去身形后,百无聊赖的孟七飘到那个已经被浓浓灰雾遮盖住面容的人身边,好奇的从他身上撕下来一片灰雾。奇怪,孟七想到。

    念被污染成灰,是因为人心中隐藏恶意,可为什么自己对这些恶意有亲近的感觉呢?

    孟七闭眼内视自己的魂体,蓝色、粉红色、大红色交织融化成一片透明的气流顺着魂体经脉汇入元慧,那些都是刚刚在看台上吸收的念,有夏竹,也有别人的。

    唯独缺少了所有普通人都有的,灰。

    贪心是灰,嫉妒是灰,绝望是灰,爱到深处转为恨到极致,都是灰。

    孟七被那个亲切感引诱了,他吞下了手里的一小片灰念,脑海里浮现出王多鱼的大脸,油腻腻的叫他祖宗。

    “祖宗还没死,你个小兔崽子怎么可以去死。”

    被王多鱼的胖脸恶心到的孟七干呕一声,看了看身上灰念煞气被自己吸收殆尽的人。此刻那个人脸上的表情有些茫然,他心里对大翔害他输钱的不满消失不见,已经全部转为要继续多做慈善的激动澎湃之情。

    慈善使他快落!!!

    天空上闪出了几道白光,远空飘来层层铅云笼罩在西虹市的上空,无声而又y-in沉的黑暗向这些毫无防备的人们缓缓袭来。

    体育馆里已经完成属于自己戏份的人们停止一切动作静止不动,孟七收起掐算的手指,他已经吸收了太多人们心中恶意和善意,这些东西正交杂在他的魂体里不平静的翻涌着,需要时间好好化解才能被孟七纳为己用。

    “恶意,善意?这些大恶大善,不过是你的游戏而已,”孟七抬眸看向天空,“三少爷是么?你看着吧,抽离魂魄这种低级手段并不会把我抹灭!我会隐藏起来等待,呵,才能把那个人拼命护着的天,捅出个大窟窿!”

    西虹市首富(8)

    另一头,接到燕娇被绑架的视频消息王多鱼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报警,可那两个绑架者根本不给他多余的时间思考,只让他准备一千万到市郊废楼赎人。

    跟着王多鱼从小到大,孟七自然知道王多鱼和燕娇的老地方是哪里,找人花不了十分钟。等他赶到的时候,欣慰的看见王多鱼还活的好好的。

    松了口气,孟七道:“看看你愁成这样,是不是你媳妇放你鸽子啦!?”

    王多鱼抬头乍一看,两行□□泪流了出来,顺着脸颊往下掉:“祖宗,亲人呐,我媳妇被人绑票了……”

    绑架,勒索,杀人灭口?应该就是王多鱼的死法了。不过有孟七在呢,怎么可能让王多鱼就这么简单就挂了,不给那个人添点麻烦,他也不好意思就这么消失啊。

    “被绑了就拿钱赎人,墨迹什么呢?等着给你媳妇收尸啊?”

    “我是怕他们拿了钱也不放人,我媳妇那么漂亮,万一他们见色起意……媳妇儿啊……”王多鱼被自己脑海里的想象又吓哭了。

    “先别慌,打电话通知夏竹让她准备钱,别说要钱干什么,现在报警恐怕已经来不及了,要是告诉她恐怕也是添乱,我跟你一起去吧……”孟七安排着准备工作,踹了一脚吭哧瘪肚不争气的王多鱼,又特码的踹空了。

    车子行驶在市郊马路上,窗外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打在车窗玻璃上嘭ji-an起细碎的声响。一时间车厢内除了细微的引擎声,就只剩下王多鱼不停深呼吸所发出的喘气声,他有些开始讨厌起豪车的高隔音质量了。

    “我联系不上她爸,老头好像在国外旅游呢。”

    王多鱼受不了车内的安静率先开了口,孟七第一次坐在了副驾驶,透过后视镜看到了空空如也的副驾座位,孟七眼神微闪,忽又笑了笑道:“你还打过让她爸出钱的主意啊?”

    “也不是,我就是看不惯老头那一副高高在上等着施舍别人的样子,不过后来一想,他那时候也是为了我媳妇好,你说他毕竟是燕娇的亲爹,他还能害自己闺女吗?”

    孟七惊奇道:“怎么想通的?怎么现在你的觉悟挺高啊?”

    “还用想通?我媳妇人那么好,别说是让我放弃三百亿了,哪怕是让我豁出命去,我也得去救她。”王多鱼说完猛的一打方向盘,踩紧油门直线提速。

    到了劫匪指定的废弃大楼群,王多鱼又接到了他们的视频电话,跟着电话里的指示,王多鱼扛着装着一千万的包袱在里面绕起了圈子。

    “现在不要看我,我说你听,”孟七看了看王多鱼走过的路,这才道:“他们带着你兜圈子,目的应该是要耗光你的体力,这证明他们可能只有两个人,不过你不用担心,知道他们有几个人了也就方便我们行动了。”

    “你先跟着他们的指示继续往前走,这个地方不大,等会我去去就回。”孟七不方便直接对普通人动手,不然六号恐怕会第一时间察觉到他要逃跑,不过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提供一些策略支持还是可行的。

    孟七说完飞身飘上了楼顶,快速移动搜索着这些废弃建筑,不一会就找到了燕娇,和那两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劫匪”。

    一个劫匪是个胖子,故作凶悍的对电话里的王多鱼比划着路线,另一个劫匪根本就不像个劫匪,更像一个浸身书香的老绅士,在面前泡了一壶茶正招待着燕娇品尝。

    泡茶的劫匪就是王多鱼的遗产监督,老金同志。此刻他正重新按下手机上的播放键,里面传来了王多鱼在车上的话。

    两人听完王多鱼像是和空气的对话,老金面色复杂的对燕娇问道:“他以前,有自言自语的习惯吗?”

    燕娇听到王多鱼说不要命也要她时已经被感动到了,再听老金的问话,有些气的发笑道:“我们已经好久没有正常的对话过了,上一次我们在警局的对话,已经算是心平气和了。不过,这些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毕竟夏竹是你亲自安排在王多鱼身边的人,他的一切生活日常,在您这里应该很透明才对吧?”

    “不要对我抱有这么大的敌意,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不可解的冲突,王多鱼已经完成了他的考验,这对你来讲难道不是好事吗?”

    老金站起身拿过靠在椅背旁的文明棍站在边缘的栏杆旁远望着,手背的皮肤已经皱起的手掌放在发亮的手杖顶端摩挲,静止了片刻,他才悠悠开口道:“孩子,回忆并不都是美好的,所以更要珍惜眼前人。这句话,是我送给你们两个的,要谨记。”

    燕娇看着老金的背影,那个背影里其中有些辛酸,也有些寂寥,不过他的背依旧挺直,没有任何会要佝偻下去的痕迹。

    孟七听了全程,正感慨万千时突然想起被自己遗忘在外面淋雨的王多鱼,连忙飘下楼,王多鱼已经听指示到了楼下呼哧呼哧在这座废楼门口喘粗气了。

    “祖宗,绑、绑匪在这么?”王多鱼抱着装满钱的包裹气喘吁吁道。

    孟七看着王多鱼的胖脸就忍不住想逗逗他,故意语气低沉道:“王多鱼,你来晚了,你媳妇让人给撕票了。”

    “燕娇!!!!”

    人的情绪激动起来就会把体内的念露于表面,吸收了那些恶意灰念的孟七,终于看到这个节点支柱王多鱼身上的念是什么颜色的了。

    五点五十七分。

    王多鱼还在燕娇的身边大哭的刹不住车,老金为了给小两口独自相处的空间,带着人已经离开了这里,现在整栋楼除了两个人,就剩下孟七这个魂体了。

    “差不多行了,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多占燕娇的便宜呢?以后结婚了有你们腻歪的,不差这一会儿啊。”

    王多鱼埋在燕娇的怀里假装听不见孟七讲话,而燕娇是真的听不见,眼看哄了半天还不见他好燕娇忍不住一巴掌呼了过去,王多鱼打了个嗝儿终于止住了哭声。

    “媳妇儿,我发誓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

    “能回去再说吗?”燕娇看了看浑身衣服都被雨淋s-hi透了的王多鱼,无奈道:“你身上的衣服不准备换换吗?”

    “换换换,马上就换!”

    看着快要把头点掉的王多鱼,孟七翻个白眼:“我眼睛都要被你们闪瞎了。”

    小两口这边甜甜蜜蜜的正要把家还,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一只手把王多鱼从未上栏杆的楼梯口推了下去,快的让孟七都来不及拦住那个人。

    “王多鱼,你真该减肥了……”

    孟七奋力托着被他恍晕过去的王多鱼的胳膊把他安全送到地面,抬眼往楼上望去,燕娇站在楼梯口看着被自己握在手里的刀,怔怔的流下了眼泪:“怎,么回事……我,我怎么了,多鱼……”

    时空不可抗力,王多鱼必须死,现在已经六点整了,没有别人在这栋楼做推手,杀人只能让燕娇下手,王多鱼要撑过这十分钟很难。

    燕娇已经阻止了一次让自己把刀扎在王多鱼身上,可她毕竟是个普通人,不可能阻止的了时空节点里被预设好的法则之力。

    指尖弹出一缕念力打在燕娇身上让她在原地不动,孟七神识一扫四周,几个人影正在包围这层楼,他们的眼里没有一丝属于人类的光芒,看着王多鱼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物。

    这些像人却不是人的生物就是六号口中所谓穿越司的执法者,执行未被特定人员实现的杀戮,而等到它们完成任务后,燕娇自然就会变成杀人者。

    不过如今在孟七恢复了不多的记忆里面它们也曾出现过,记得那时它们的名字,亦可以被知道他们存在的众人称之为——石桥鬼。

    西虹市首富(9)

    石桥鬼,是奈何桥旁的碎石又凝和了渡桥时从执念太深的鬼魂身上剥离的怨鬼所化,无知无感无爱无恨,只凭桥畔那家忘忧茶寮的一纸银令行事,若是受攻击碎散后可在桥畔重聚,等新怨鬼附之即可重生。

    知道这些石桥鬼打死了还有新的继续来,孟七周身清光一闪直接现出身形,下手也丝毫不留情,挥手直接抓碎了几只石桥鬼的头,对上面发愣的燕娇唤了一声解开她身上的禁制,让她下来照顾地上昏睡的王多鱼。

    “你,你是谁?那些东西是什么?”燕娇惊慌的把手上莫名出现的刀扔下,快跑下楼扶起王多鱼后对孟七问道。

    她怀里抱着王多鱼,看孟七和莫名出现的黑衣人对打,诡异的有种仿佛在看现场版黑客帝国的错觉,眼看着黑衣人被孟七一掌拍碎了脑袋,却并没有出现什么需要打码的东西,而是全身碎成齑粉消失不见,燕娇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什么害怕的情绪。

    打碎最后一只难缠的石桥鬼,孟七才有空回答燕娇的问题:“我是王多鱼的……朋友,至于刚才那些东西,你还是不要知道是什么的好。”

    孟七调出从王多鱼身上吸取的念力,运于手掌上后挥起一巴掌,直接扇醒了地上昏睡的王多鱼,毕竟是来源于自身的念力,肯定最是亲近不伤身。

    王多鱼粗喘惊叫着蹦起来,瞪大了眼睛连忙摸着自己全身,然后放心的发现自己并没有缺胳膊少腿。本着蚂蚁再小也是r_ou_的原则,孟七吸收了他身边那些因为惊魂未定而四散的念,打了个饱嗝,也算回本了。

    “鱼儿啊,帮祖宗个忙呗。”孟七识海里化出六号给他的通行令,放到了王多鱼的手里:“帮我砸了它。”

    “你怎么不自己砸。”王多鱼问着接过了巴掌大的小令牌,摸了摸手中温润的质感道:“这该不会是古董吧?”

    “放心吧不值钱”孟七的眼神里露出无奈:“我要是能动手还轮的上你?快点吧别废话了,记得砸的越碎越好啊。”

    本应该坚硬无比的令牌,被王多鱼用一块随手捡来的碎砖头敲成了粉末,碎裂之后的令牌迸发出能量,在虚空打开了一道裂缝后卷挟着孟七就要消失不见。

    “你他妈记得减肥!!!”孟七的声音有些失真,空中的裂缝就此消失。

    “保重!!!”王多鱼喊完回过头,看着哭红了眼睛的燕娇,用力抱住她,“我这回可真的不撒手了,死也不撒手。”

    燕娇泪中带笑噗嗤一声,佯怒踢了王多鱼一脚,掂着他脸颊上的r_ou_说道:“没听见人家孟哥让你减肥啊,再胖真的要死了你。”

    “减减减,马上减,马上减,回去就减。”王多鱼嘴上不停应着燕娇,怀里抱的燕娇更紧了。

    ——————

    古色古香的房间里,男人眼神微动似是有所感应,抬眸望了一眼雕花窗外的星空,嘴角又忽的一笑,复垂眸翻着手里的书卷看了起来。

    “逃吧,只有逃了,才能把想要的、想杀的都付诸行动,也才不枉你人世间走一遭。”男人嘴角的笑意看起来仿佛很温柔,而话语中的寒意却让人闻之生畏。

    “三哥,你给我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找不到它了。”六号未曾敲门询问便推门而入,直接上前质问道。

    “你给所有人东西之前,一向不是亲自检查过了才放心吗,怎么现在反倒问起我来了?”男人神色淡淡,坐在宽大舒适的皮椅上好整以暇,“我怎么知道,况且……它?不是早就命你将它毁了吗?怎么这次骊山山神却跟我说,你也跟着它去了?”

    “我……”六号闭了一下眼睛,调整自己说话的语气:“三哥,送它去异界恢复魂力是我的主意,为的就是能让你重新融合,好恢复……”

    “好恢复什么?那个不值一文的……神格吗?”男人神情轻快的笑了笑,从桌案后走了出来,随着他的脚步,身上修身笔挺的黑色西服瞬间化为轻柔舒适的锦服广袖。

    “我现在的感觉不知有多好,如今这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事物可乱我心,可扰我眼。”

    “小六啊小六,你做这些,究竟图什么呢?”男人修长的指尖划过六号的额头,露出隐藏在他刘海下的眉心印记:“你不过,是他创造出的一个死物罢了,怎么偏生还要多出那些人人都唾弃的……感情?”

    “我,是你捡来的,是他造出的,”看着男人嘴角有意无意露出的讥讽,六号颊边泪珠不停滚落,眼神里的哀伤快要溢出眼眶:“这些东西,自然也是你们给我的。”

    “我……们?”男人表情似是不屑,抬手间便将六号挥倒在一旁口吐鲜血,踱步来到房间里巨大的书架前,指尖点过一本本书脊挑选着。

    滚落在一旁的六号挣扎着慢慢的,一步一步的爬到了他的脚边,颤抖着将手抬起,捉住了男人j-i,ng致的袍角。

    “我求你了,三哥,这样下去你会死的,我求你了……”

    “真是——聒噪。”

    男人有些不满的皱起了好看的眉,只见指间的清光流转,缠绕着地上的六号身影化作一道红弧,被他塞进了刚从书架上拿下来的一本书里。

    男人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书名,撇个嘴顺手又塞回了书架,整个房间又恢复了死一般的静寂。

    ——————

    脱离了时空节点的控制力,黑暗的虚空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荧光飞舞着,飘荡着没有丝毫规律可循。

    空间乱流如同利刃,不断切割摧毁着孟七在周身建立的保护罩,保护罩又不断从孟七魂体里抽取能量重新补充着被割裂的破洞。

    无知无觉的昏睡,这里没有时间流动,孟七也不知道在这片黑暗的虚空中飘了多久,突然,保护罩终于坚持不住被无规则的乱流击碎开,与此同时孟七的魂体像是感应到了什么,瞬间化为光线飞进了茫茫星海中的一颗星尘里。

    被能量抛到不知是什么地方的孟七还在昏睡,周围的人对突然出现的他没有任何反应,直到一个尖锐的哨声响起,孟七才从光怪陆离的梦中惊醒。

    “不准再乱跑!都给我排好队!!”

    女人的声音因为喊叫的过度高昂而有些破音,孟七也被这个突然的声音激起一阵头痛欲裂,痛到屏住呼吸半晌都不见好转。

    “都一个个来啊,张嘴,啊——真木奉!”远处的护士正在哄着病人吃药,她身边的小护士似乎发现了孟七的异常,连忙喊道:“宋医生!小明好像又要发病了!”

    “你们小心啊,别把他弄伤了。”孟七正忍着剧痛,恍惚间听到了那个女人焦急却又温柔的声音。

    他根本不知道那一声小明叫的正是自己,正双手捧着快要裂开的脑袋不停的往椅背上撞击,以此试图缓解脑袋里的绞痛,随之而来的两人把孟七按倒在身下的长椅上。

    “放开我!!!啊啊————”

    疼痛仿佛直接作用于魂体,终于忍受不了的孟七放声大叫,全身不受自己控制的拼命挣扎,当他眼角余光瞥见一个白色人影时,却因这个孱弱的身体被治住而无法阻止被扎的那一针,渐渐的,全身挣扎的动作止住。

    “把他抬到病房,慢点啊……”

    耳畔的声音仿佛渐渐变得越来越远,直到模糊消失,孟七又一次失去了知觉。
Back to To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