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江湖风云录

章节目录 江湖风云录 第24节

    陆明童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夜色已经压下来了。

    封霁正撑着头在一旁看他,见他睁开眼,也没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而是拨开他一侧被汗水沾s-hi的头发,笑道:“贪睡鬼,终于肯醒过来了。”

    陆明童问:“我睡了多久?”

    他声音有些沙哑,封霁便去一旁倒了杯茶,替他润了润嗓子:“睡了三天,周围的人都急坏了。”

    陆明童露出一个笑容:“那你怎么不急。”

    封霁道:“我相信你,风云使大人通天的本事,什么样的险境都能如鱼得水,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倒下去,你只是太累了。但方才你一直说着梦话,手也握得紧紧的,我就知道你要醒过来了。”

    陆明童低头一瞧,二人的手果真还紧紧连在一块,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往对方身边靠了靠:“你能将面具拿下来吗,我想看看你。”

    封霁顺从地将面具取了下来,陆明童将脑袋搁在他怀中,轻声道:“封霁,我想起来了,我把一切都想起来了。”

    封霁握着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摩挲过去,闻言挑了挑眉道:“我只当你是因为中毒加体虚才会晕倒,谁知道竟然因祸得福?”

    “也许是因为九天的事情对我冲击太大了。”陆明童道:“我那时满心记挂着要查清前因后果,现在记忆恢复了,却只觉得自己被命运捉弄了一番,原来我早就发现了我爹的手记,才会派蝙蝠去查吕家的事情,陆九天得知后,想要杀我灭口,却因为春桃正巧路过而不得不放弃。那些关键的手记,也被他一块带走了。”

    他轻轻松松地带过当时的惊险,封霁的嗓子一紧:“定是老天爷垂怜你,不愿让你这么简单便被他杀了。”

    陆明童轻笑一声:“可能吧,陆九天他现在在哪儿?我想见见他。”

    “我派人将他关起来了。”封霁回答完,不由分说地将他往被子里掖了掖:“你才刚醒过来,要见人也得等到明天,身体可有不适的地方?”

    陆明童乖乖地摇了摇头:“没有,我才刚睡了三天呢,一点儿困意也没有。”话说到这儿,他忽地一顿,自己醒来的时候封霁便是睁着眼的,是不是自己昏迷了多久,他便守了多久?

    想到这儿,他又心疼起对方来,往内挪了挪腾出一片位置来:“我还是睡一会儿吧,你上来陪我睡。”

    封霁笑道:“这会儿又不害羞了?”

    陆明童道:“日后将你娶进门,同床共枕是每天都要做的事,有什么好害羞的。”

    封霁不与他逞这一时口舌之快,而是捏了捏他的脸道:“我也不困,你三天没吃东西了,我去给你端点儿吃的来。”

    陆明童连忙拉住他:“不用了!我不饿!”

    话音刚落,肚子便不争气地发出一连串的咕噜声,他脸一红,伸手遮住了自己的肚子,封霁笑道:“它可比你诚实,我去去就回。”

    “那我和你一块儿!”陆明童下了床:“我不想一个人待着。”

    封霁摸了摸他的头,给他披了件衣裳,二人轻手轻脚地去了厨房,封霁在魔教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儿,给他做了碗简单的j-i蛋面,陆明童囫囵地吃完,二人便回房相拥着歇息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陆豆芽得知了他醒来的消息,一路嚎着跑过来念叨了一通,知晓他恢复记忆,更是喜极而泣,陆明童被他说的烦了,一脚将人踢了出去。

    二人用过早膳,陆明童才道:“昨日忘了问,杨桐他怎么样了?怎么不见他人。”

    封霁道:“杨枫那日受了些惊吓,他正照顾着。”

    陆明童安静半晌,叹了口气道:“杨家那些弟子都没事吧?”

    “死伤不多,大夫找出了解毒的方子,已经一个个去看了。”封霁道:“那时他们在水源和着火的地方都下了药,好在你服用的不多,施过针便好了。”

    “那个将你骗回去的弟子已经伏诛,他是裴怜的心腹,陆九天当时从火中救了裴怜,与他达成交易,要将你和杨老爷一网打尽。”

    吱呀一声,沉重的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陆九天在照耀进来的光线中抬起头来,飞舞的灰尘在房间内翻滚,他的手脚都被粗大的铁链锁着,琵琶骨也被钩子穿过,不过短短几天,便已形容枯槁。

    他望着陆明童一步步走近:“你醒了。”

    “是啊。”陆明童看了一眼对方脸上的伤痕,很快又别过头去:“很出乎你的意料么。”

    陆九天重重地咳了咳:“当然……我巴不得你已经死了。”

    陆明童却没再向之前那般容易被他激怒,而是深深地望着他的眼睛:“我恢复记忆了。”

    陆九天一愣,随即发狂地大笑起来,直笑得喉咙嘶哑,咳嗽不止:“真是,真是天意弄人,所有人都一心要帮助你恢复,没想到竟然是在这个时候……”他嘲弄道:“怎么样,你想起你发现陆远山尸体时的心情了么,是不是痛不欲生?”

    陆明童道:“你何必再千方百计地挑衅我。”

    “我今天来,只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你。”陆明童道:“你杀了我爹后,明明能将我也杀去,可你却一直等到我查出了你吕家人的身份才下手,为什么?”

    为什么?陆九天一怔。

    是因为自己杀了陆远山的那天做过的那场梦?大仇得报,他终于能与家人团聚,却发现他的至亲一个个地倒在自己面前,陆远山和陆明童站在一旁冷眼旁观,自己不管不顾地拔剑冲上前去,最后刺进的是自己家人的胸膛。

    还是说自己要杀陆远山的那晚,对方苦苦哀求以自己的性命换得妻儿平安?

    你妻儿的性命宝贵,难道吕家人便该死吗?

    最后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嘲讽地望着陆明童道:“你是不是还希望着我能说出一句不忍心?别傻了,陆明童,我败了,要杀要剐随你,可我吕方西恨透了陆家,你就是杀了我也别想我说出一句满足你们陆家人的假话。”

    “你以为我要杀你?”

    这次不仅是陆九天,连身旁的封霁神色都变了。

    陆明童道:“有一件事,你大概是不知道的,当年吕家的事发生后,我爹虽然没和任何人提起,却一直负罪于心,难以忘怀。所以他才会瞒着所有人将你领进了陆家,吕家之案起于仇恨,也终于仇恨,他给你起名九天,正是希望你有朝一日能跳脱出这束缚,翱翔于九天之上。”

    “他还教导我,虽然风云使的职责是记录始末,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日后行走江湖,得依着心中指向行事。若我杀了你,他这片苦心便要付之东流了。”

    封霁心中一动,总算明白为何当初他会突然改变主意去帮助自己。他伸手握住对方冰凉的手指,陆明童对他笑了笑,道:“我不会杀你,但我们的仇能因为我爹而止步于此,你撺掇裴怜杀害杨老爷的罪却无可赦免,我会让人将你一身武功废除,再交给官府处置,那儿是你最好的归宿。”

    陆九天冷冷道:“不杀我,你会后悔。只要我还残留着一口气,我一定会千方百计地要杀了你。”

    “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封霁望着眼前的人,眼中杀意毕露,若不是陆明童坚持,恐怕他此时已忍不住将陆九天千刀万剐。

    陆明童顿了顿,垂在一侧的五指紧紧地掐入自己的皮r_ou_中:“你知道吗,虽然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你从未对陆家付出过真心,但我这些年来,的确是将你看作我的好兄弟的。”

    “冤冤相报何时了,但若这是你心中认为的最好的结果,那就这么做吧,只不过下一次,我再也不会留情。”

    说完便大步离开,门被拉上,永不见天日的黑暗再次侵袭而来,陆九天望着地面,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第九十一章

    陆明童出去后便去找了杨桐,杨枫自那日后就一直郁卒地躺在床上,杨桐一刻不离身地陪着他,陆明童进去时,杨枫空洞洞的眼神扫过来,也不知认没认出来,只是怔怔地不说话。

    杨桐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拉着陆明童出去,给杨枫留出一片清静的地方。

    陆明童关上门,确保对方听不见他们说话才问:“大夫怎么说?”

    杨桐道:“说是受了刺激,不太碍事,开了药方让静养几日。”

    “吉人自有天相,二公子他一定会没事的。”陆明童安慰道:“倒是你,我看你面色不太好,也该去休息会儿,杨家现在就靠你主持大局,你可千万不能倒下。”

    他想了想,又道:“你爹他……”

    杨桐见他一脸为难的模样,笑道:“风云使不必紧张,想必你见着他的模样也能猜到,他那时便已经时日不多了。”

    陆明童暗暗吃惊,在杨桐还未赶到之前,杨老爷也曾以此挑衅过裴怜,他还当杨桐并不知情。

    不过细想也是,杨老爷卧病在床的那几日,杨桐必定能从中嗅到一丝不对劲。

    此时有一个杨家弟子从二人身边经过,笑着朝二人打了声招呼,杨桐稍稍一点头,看着他远去道:“我爹去年便身染恶疾,查出后四处寻医,却苦苦无果,他不知从何处听说了,有一种名为回魂草的药物,可以在危难之际为他续命,便瞒着我们服用了回魂草。那草药见效虽快,但反噬极高,我们知道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了……”

    陆明童咋舌道:“这药物他从何得来?”

    杨桐摇了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某日他在我面前撑不住吐血,我察觉到不对暗暗去查,才知道他竟然做出这种傻事。你与石大侠交好,应请他提醒盟主,这药物若是落入了有心人的手里,后果不堪设想。”

    陆明童点点头,杨桐又道:“幸亏石大侠他们及时赶到,你是被骗来这儿的,现在事情都水落石出,你是不是就要回去了?”

    “是啊。”陆明童笑道:“许久没见我娘亲,想她了。”

    “真好,我娘在我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这些年来,一直都是我爹和师兄弟们相依为命。都说生儿随娘,想必伯母也是个有趣的人。”杨桐顿了顿,笑问道:“等这边的事结束了,我能去陆家拜访伯母吗?”

    “当然了!”陆明童瞪大了眼睛,说不出的欢欣:“说好了,可不许忘。”

    “不会的。”杨桐望了眼远处走来的某人,打趣道:“到时候风云使要是办喜酒,也不要忘了给我寄请帖。”

    陆明童随着他的眼光望去,脸色一红,正经道:“咳咳,不会的,到时候一定给你安排个最前边的位置。”

    封霁走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对方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你们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陆明童抢先道:“石大哥呢?”

    “官府那边走流程,他还没回来。”封霁道:“你才刚好,不要四处乱跑。”

    陆明童不忿地朝他展示自己单薄的手臂线条:“我j-i,ng神着呢。”

    杨桐噗嗤一笑,见他二人耍嘴,竟然生出几分伤感:“待风云使走后,这杨家又要无趣起来了。”

    陆明童心中一痛,想到杨桐刚痛失父亲和爱人,现下正是最艰难的时刻,自己走后,不知还有谁能每日多与他聊聊天。

    杨桐看出他的犹疑,拍拍肩膀道:“放心,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远方,杨家弟子正和请来的木匠们一起齐心协力地修葺那些被火烧坏的屋子,他们一个个忙碌出满脸红光,却神色兴奋,丝毫看不出谁是疲惫的。杨桐顺着清风施展了个懒腰,语调轻松道:“名剑大会还得接着办下去,杨家剑法也等着我去发扬光大,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在把这些事都完成之前,我不会轻易倒下的。”

    “你们先走一步,约好了,来年春天,我一定去陆家寻你。”

    晨曦透过林间的缝隙洒下,一辆马车沿着小道不疾不徐地前进着,远方大树下,站着一个挺立的身影,一身布衣在阳光下散发出干净纯粹的气息。

    马车前坐着的少年回头说了什么,那帘子便被一只白净的手挑开了,陆明童从中探出头来:“石大哥!”

    石惊天笑道:“明童。”

    马车停下,陆明童从车上跳了下来,抓着石惊天的手臂亲昵道:“怎么走也不和我说一声,你救了我,我还没来得及好好道谢呢!”

    石惊天笑道:“武林盟那边耽搁得太久了,杨家有封教主在,我便想着早些回去,忘了还没和你说。”说罢有些不好意思道:“再说,你们应该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吧,之前我一直没明白为何明童与教主走得那般近,哎,我这脑袋,有时候就是不太中用。”

    陆明童脸红道:“抱歉,我没和石大哥说,是怕石大哥会排斥……”

    石惊天收敛神色道:“我怎么会因为你喜欢男人就排斥你?我虽然是个粗人,但也知道两情相悦的道理,两个男人相爱又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明童和教主一日是我的朋友,就一辈子都是我的朋友。”

    陆明童感动道:“石大哥!”

    石惊天挠挠头,道:“我听说你们也要离开,便想着在这条必经的路上等等你们,我还有几件事要和你说。”

    陆明童道:“你说,我都听着。”

    “第一件事是关于伯母的,陆九天小兄弟……”说到一半方觉不妥,昔日的小兄弟已成了一心想要他命的仇人,石惊天一顿,陆明童摆摆手道无恙,他才接着道:“他当时是假借有要事要找明童才离开的,伯母一心牵挂着你,怕你是遇见了危险才会调开他,我爹好说歹说地拦住了,但伯母又说不知家里情况怎么样了,想要回家看看。”

    陆明童想起自己曾嘱咐过母亲就在拳馆里待着的事,笑道:“当时是疑心家中有内鬼,怕回去不安全,现在事情都已经清楚了,多谢石大哥一直帮忙,我这次便接母亲一起回去。”

    石惊天道:“那便好,伯母想必也是想你了,我这次不与你们一块回去了,你们路上多加小心。”

    陆明童道:“石大哥要去武林盟吗?”

    “是。”石惊天想了想,又悄声道:“有一件事,还要明童帮忙……”

    陆明童之前几次要求帮他都被婉拒,乍然之下听到对方提出要求,竟然生出几分激动的心情来,他凑近耳朵听对方说完,脸上露出敬佩之色来:“石大哥,这事你千万别和我抢,我一分钱也不许你出,不然我和你急!”

    石惊天哭笑不得,拦不住他,对方又兔子一样溜回了马车上,愉快地朝他挥了挥手:“放心,你说的我都记住了,石大哥路上当心啊!”

    石惊天翻身上马,笑看着马车在吆喝声中渐行渐远。

    陆夫人一大早便为孩子们熬好了香甜的红豆粥,看着他们小猪拱食一般哄闹着吃完了,她去搬了张藤椅,坐在院中晒太阳。

    阿广抱着一床薄毯子蹑手蹑脚地走了过来,见她没睡,红了脸道:“陆奶奶,这个毯子给你盖,小心不要着凉。”

    他红扑扑的小脸不知道多讨喜,陆夫人笑着牵住他的手,把他抱进怀里:“阿广真是个乖孩子,来,陪奶奶一块晒晒太阳。”

    阿广乖乖地任由他抱着不动,他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望了眼陆夫人,悄声道:“陆奶奶是不是想风云使了?”

    陆夫人嗯了一声:“阿广怎么知道呀?”

    阿广垂下头道:“我猜的,我以前想爹娘的时候,就会在院门口坐着,等爹娘回来。陆奶奶天天在院子里坐着,是不是也在等风云使回来?”

    “乖孩子。”陆夫人疼惜地摸摸他的头,道:“是啊,奶奶也在等他回来,但是风云使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啦,奶奶总是催他,他会被江湖人笑话的。”

    阿广有些不解:“为什么?你想他,和江湖人有什么关系呀?”

    陆夫人笑了笑:“等你长大就知道啦,阿广要多吃些饭,才能快快长大。”

    阿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伸出两根手指道:“我刚才喝了两碗粥呢。”

    陆夫人乐不可支地笑了,一老一小依偎在一块睡去。梦中有好闻的花香传来,阿广鼻子灵,鼻尖耸动两下便张开了眼睛:“陆奶奶,你闻见什么味道没?”

    陆夫人慢慢地睁开眼,笑道:“是花香,奇怪,哪里来的这么香的味道?”

    阿广从她身上爬了下来:“我去看看!”

    “慢点儿跑,别摔了!”陆夫人拦不住他,将薄被往椅子上一放,也跟着去了。

    在房内的人听见响动,也稀奇地探出了头来,一帮小孩儿拉着手跑到门口,不知是谁喊了句:“好多花!”

    连石鸣也出来了,循声走过去,笑道:“这是谁搬来这么多花?”

    大院口不知何时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盆,矮的只到小孩膝盖,高的能够上成人的腰。陆夫人笑呵呵地一路望过去,越看越奇怪——巧了,这都是她顶爱的品种。

    她回过头望向石鸣,见对方也是一脸茫然,此时登地一下,从大门口蹦进来一个人,小孩们哇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见一人头上顶着滑稽的花环,手上缠着柳枝儿,捧着两簇明亮亮的花,朝着陆夫人单膝下跪道:“送给天底下最美最美的天仙儿!”

    陆夫人先是被这突然跳出来的二愣子吓了一跳,待看清对方面容,便惊讶道:“豆芽?你怎么在这儿?”

    陆豆芽朝她递了递手中的花,陆夫人笑着接过:“你这傻孩子,折腾什么呢……”她猛地一顿,道:“难道说……童儿回来了?”

    “娘亲真是聪明!”带着笑意的声音一响,天上突然下起了纷纷扬扬的花瓣雨,小孩们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伸出手去接那些花瓣的时候,陆明童和封霁并肩走了进来,陆夫人手抖了抖,陆明童一笑,主动上前抱住了对方:“我回来啦!”

    陆夫人花了好一阵功夫才确定自己没有在做梦,她捏了捏儿子的脸,心疼道:“又瘦了。”

    陆明童傻乐,陆夫人望了眼外边的花丛,笑道:“怎么搞这么大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花仙下凡了。”

    “哪有什么花仙啊。”陆明童朝她额头一点,道:“这儿倒是有个赛天仙的。”

    他指挥着小孩们一人一盆地将花移了进去,又朝石鸣一揖:“这些日子多谢石伯伯对我娘的照料,这些花都是我送拳馆的,意喻锦上添花,希望拳馆生意蒸蒸日上。”

    石鸣笑道:“风云使太客气了,陆夫人这些日子在这儿对孩子们照顾有加,我感谢还来不及呢。风云使这次来,是准备接陆夫人回去了?”

    “是呀。”陆明童搂住母亲的肩膀,笑道:“在外边这么久了,也该回家瞧瞧了。”

    陆夫人在这儿居住良久,要收拾的东西也不少,陆明童便让陆豆芽留下盯着收拾,他和陆夫人先回去了。

    为了给他们娘俩多一点说话的空间,封霁主动请缨担任车夫一职,陆夫人坐在车内,很是不安道:“童儿,你还是叫你朋友进来吧,怎么能让客人赶马呢。”

    陆明童心道,他这时候保不准正为如何和岳母相处而烦恼呢,那张面具下,不知道是不是藏了张小媳妇似的红脸。想到这儿,他心情大好:“没事,这马是他从小养大的,就和他亲,只听他的。”

    陆夫人将信将疑:“是嘛……但你不是说他是魔教教主吗,怎么把人家的爱马用来拉车呀?”

    陆明童自知再说下去就要露陷,连忙止住话题道:“哎,人家的爱好,咱们就不要议论太多了。”

    陆夫人点点头,又问:“九天这次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陆明童喉头一涩,不知该如何和母亲解释陆九天其实才是杀害父亲的凶手一事,他困顿良久,才道:“他……因为一些事暂时回不来了,这些我日后再和你说。”

    陆夫人道:“好,在外边这么多时候,脸上瞧着都清减了,想家里的饭了吧?等回去我便给你做一桌你最爱吃的,把你这脸上的r_ou_都给补回来。”

    陆明童朝陆夫人解释,封霁日后将会在陆家和自己一道住上一段日子,陆夫人点了点头,只当是江湖上新结交的好朋友,之前没怎么注意,一直到下了马车,瞧见封霁脸上的黄金面具,她才忍不住地偏头看了几眼。

    陆明童扯着她的袖子轻声道:“娘,这年头行走江湖嘛,大家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点儿秘密的,您别老盯着人家看呀。”

    陆夫人点点头表示自己理解他们这些大侠的不由衷,但还是控制不住频频向封霁投去好奇的目光,封霁察觉到,轻笑道:“伯母想要看看我长什么样子吗?”

    陆夫人强忍着点头的欲望道:“不必了……你们这些大侠都有不便于示人的地方,我不看也没事。”

    封霁笑道:“伯母叫我封霁便好,这面具平常是为了防仇家才带给他人看的,既然是伯母,那我便不该遮遮掩掩。”

    说完将面具取下,陆夫人一边说着不用一边偷偷地瞥去,猝不及防撞进一张面若冠玉的面庞,她一顿,陆明童也是一顿,心叫糟糕。

    下一刻,陆夫人握住了封霁的手:“封霁是吧,哎呀,长的可真俊,像是从画里出来的一样,今年多大了呀,家住何方,可有婚配?”

    陆明童傻眼,他怎么也猜不到,自己的娘亲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明目张胆地挖自己的墙脚?

    “娘!”他惊呼一声,连忙抓回了陆夫人的手:“您这是做什么呀。”

    陆夫人一见着封霁那张脸,便乐呵的把那点儿微不足道的生疏抛到了九重天之外:“哎呀,你瞧我这毛病,又犯了……”

    陆明童面红耳赤地把面具按回了封霁脸上,他几乎是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陆夫人惊讶地望着他:“是哪家的小姐这么有福气呀?”

    陆明童支支吾吾道:“反正就是有人啦,您别问了,他害羞。”

    封霁没憋住笑了一声,陆夫人也笑道:“好好好,我不多问了,你瞧瞧人家的速度,你什么时候也给我带回来一个?哎,别给他带回去了,闷着多难受呀。”

    陆明童暗道,行,等我给您牵回来的那一天您别打骂我就成。

    封霁就此在陆家住下,二人商量后决心先瞒着陆夫人二人的关系,等到时机成熟再和盘托出。

    为此,陆明童特地交代封霁,一定要趁着机会好好地和陆夫人亲近亲近,这样日后坦白也不至于被拿着扫帚赶出去。

    原来约好要一块去看石榴花,也因为陆明童而往后延期了。陆明童把管家叫到房中,二人不知道谈什么谈了整整一日,再出来时,便忙的脚不沾地,整日往外跑。

    封霁见不着他人,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陪陆夫人下棋,偏偏陆夫人对下棋一道不甚j-i,ng通,可她感兴趣的女工之类封霁也无能为力,封霁便每日陪着她在园内四处溜达,再同她聊一聊陆明童游历江湖的事情。一直到陆豆芽回来,给未来姑爷出了个妙招,让封霁为陆夫人作画。

    封霁心思活络,为陆夫人作了几幅带着小私心的画像,将那些皱纹都抹去了,又添了唇红齿白的功夫在里头,煞是好看。陆夫人见了开心得合不拢嘴,拿着画像去和小姐妹们炫耀了一番,惹得那帮小姐也闹着要他为自己作画。

    一直到封霁摇身一变成为陆明童各个舅母心中最好的佳婿人选,陆明童才在某一日回来时,掩饰不住自己眼内兴奋的光彩,偷偷地告诉他,要带他去看一个东西。

    二人瞒着所有人下了山,去了镇子里的书肆。书肆老板见着陆明童,微微一怔,陆明童摆手让他们接着去做自己的事,他告诉封霁,石惊天在来时请求自己帮忙做一件事情。

    他拿起一本厚实的秘籍,翻开序页给封霁看,上面整整齐齐地刻录着几行小字,一旁配有图画,封霁接过细细一翻,上边印着的,竟然是石惊天所学的石家拳。

    “石大哥和我说,他刻苦练习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将石家拳法发扬光大,推向世人。现在他还有力气,能教一个是一个,但若是有一天他出意外不在了,他的弟子们又没能参透心法,这石家拳岂不是要永久地消失了?许是杨家的事给了他这份担忧,所以他请我帮他把石家拳法的秘籍印刷出售,广布天下,哪怕只是学来强身健体,也不至于辱没了这份绝学。”

    “他收徒弟是没有门槛的,只要你想学,他就肯教。秘笈这么宝贵的东西,他也是丝毫无疑心就交给了我。我一直以为石大哥来江湖走一遭,是朝着重振旗鼓而来,他是石家最后的希望,他要让世人都看到石家拳法并不是无用的招数,他要雪耻,他要正名,他要自己名传千古。然而我错了,石大哥没有被困在这片囹圄之中,他心中有他理解的大义,而这份大义,是我等所不能及的。他是真正配得上大侠两个字的。”

    有人执着于血脉,自然也有人相授大爱。

    他说到这些的时候,脸上闪动着憧憬的光,夺目又纯真。封霁轻笑一声,握住了他的手:“所以你这几天,都在为了这件事而忙活?”

    陆明童点点头,笑道:“可不要埋怨我因此冷落了你,石榴花的约定我可没忘呢。”

    封霁轻笑一声,捏了捏他温热的掌心,又重重握住。

    第一批次的石家拳法已经全数印好,书肆的伙计按照陆明童的命令,把秘笈齐刷刷摆在了最靠外最显眼的位置,拿出吃奶的力气招呼客人进来选购,几个小童被封面上豪气万千的武功秘籍四个字吸引了目光,争前恐后地涌了过来。挑着糕点的小贩晃荡着挑担从前面走来,香气扑鼻。封霁一招手,他就笑开了颜,从担中熟练地包了块桂花糕递给陆明童。

    正午的阳光从树叶间透过,暖烘烘地照在依偎在一块的两人身上。
Back to Top
TOP